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我家夫人全反派
我家夫人全反派 連載中

我家夫人全反派

來源:外網 作者:月雲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月雲雀 玄幻魔法

【【2019玄幻王者”徵文】參賽作品】蘇晨覺得自己很苦逼,先不說有位天下第一坑壁的師父。其次就是這位師父給自己安排了三門親事,而自己身為當時人都不知道的親事。按理來說,難道不是應該過着沒羞沒臊美滋滋的日子嗎?!可是下山後的蘇晨,完全傻了眼了。為什麼這三位未過門的夫人都是一等一的魔教大反派呢?!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我家夫人全反派》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我家夫人全反派最新章節,我家夫人全反派無彈窗,我家夫人全反派全文閱讀.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我家夫人全反派》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我家夫人全反派》章節試讀:

只見蘇晨朝着天爵,歉意的說道。 「蘇兄弟說笑了,佳釀不佳釀無所謂。」 「只要是和蘇兄弟你喝,什麼酒都可以。」 不得不承認,天爵這番話贏得在座不少人的好感。 就連蘇晨自己,都覺得天爵是個有意思的人。 而李若曦,則是瞥了一眼天爵。 隨後,便再次將注意集中在蘇晨身上。 「既然天爵兄弟都這樣說了,那我還是將青丘佳釀拿出來吧。」 「不瞞天爵兄弟,這青丘佳釀可是百年難得一遇。」 「我還是通過熟人,才勉強弄到幾壇。」 而蘇晨現在的話,其中意味有些深遠。 任何一壇青丘佳釀,都是百年難得一遇。 而現在,蘇晨卻通過熟人弄到幾壇。 雖然蘇晨說是勉強,但是不是勉強又有誰知道呢? 僅憑這幾壇青丘佳釀,便足矣說明蘇晨和青丘之間的關係如何。 在做都是聰明人,自然聽出蘇晨話裡有話。 一直坐在蘇晨身旁的李若曦,卻是不由的皺了皺黛眉。 看來,李若曦是沒有想到夢傾城居然會準備這麼一手。 塑料姐妹花,果然是塑料姐妹花。 如果不是今天自己在這裡,怕是永遠都不會知道夢傾城居然暗中早就做好了準備。 想到這裡,李若曦看向蘇晨手邊這幾壇青丘佳釀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尋常。 而蘇晨並未想太多,倘若蘇晨能猜到一二。 那麼只怕先前,蘇晨就不會選擇拿出這幾壇青丘佳釀了吧? 可是,這卻並不意味着。 在場其他人察覺不到李若曦現在的異樣,李道全和勿忘小和尚則是彼此對視一眼。 對於蘇晨,李道全和勿忘小和尚當真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 至於莫輕言,則是察覺到李若曦現在身上氣息有些不穩定。 到底是因為什麼緣故,莫輕言並未多問。 畢竟,莫輕言可不像蘇晨這般。 此時,坐在蘇晨對面的天爵。 臉色明顯有些難堪的看向蘇晨,天爵可是察覺到李若曦對自己的不滿。 起初的時候,李若曦對天爵並沒有什麼想法。 只要天爵不會傷到蘇晨,那麼李若曦自然不會在意。 可是現在,李若曦只所以會對天爵產生不滿。 其根本原因,還是在於這幾壇青丘佳釀。 倘若不是天爵出現,蘇晨根本不會拿出這幾壇青丘佳釀。 自己更不會知道,夢傾城居然做了這麼多事情。 天爵自然明白李若曦的想法,可是如果是這樣。 李若曦不應該感謝自己才對嗎?為什麼現在會對自己不滿呢? 儘管天爵感到疑惑不解,但是卻也不會直接開口詢問。 「咳咳,蘇晨兄弟這些佳釀還是等到下次在細品吧?」 天爵看向蘇晨,苦笑着詢問道。 「為何?難道天爵兄弟不喜歡這些青丘佳釀嗎?」 「這不應該啊?可以說青丘佳釀是整個妖域最上等的了。」 聽聞天爵的話後,蘇晨有些不解的呢喃道。 蘇晨現在說的這些,天爵自然知道。 別說是整個妖域了,就算是在整個九域。 青丘佳釀都能稱得上佳品,只是眼下卻不是品味的時候。 天爵可不想,好端端被少主夫人記恨上。 「夫君~天爵兄弟既然不喜歡青丘佳釀,定然是有他的原因。」 「要不這樣,妾身這裡剛好也有些器域的佳釀。」 「就是不知道,天爵兄弟是否賞臉呢?」 李若曦輕輕拉了拉蘇晨衣袖,淺笑着說道。 不得不說,李若曦現在這般模樣屬實是讓蘇晨有些意外。 因為在蘇晨的記憶中,李若曦似乎從來都沒有這般小女兒家的模樣。 更別提,以妾身自稱了。 恍惚間,蘇晨差點將李若曦當成凌寒雪。 想到凌寒雪的瞬間,蘇晨有下意識的想到了夢傾城。 因為,在蘇晨看來。 唯獨凌寒雪和夢傾城,能夠稱之為妖精。 「夫君~天爵兄弟還在等着呢~」 儘管蘇晨僅僅走神片刻,但是依舊沒有逃出李若曦的觀察。 原本拉扯蘇晨衣袖的手,猛地在蘇晨腰間捏了一下。 蘇晨猛地回過神,齜牙咧嘴的看向李若曦。 而李若曦見狀,依舊是擺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這讓蘇晨有些哭笑不得,顯然是有些無可奈何。 「天爵兄弟,要不嘗嘗器域的佳釀?」 蘇晨揉了揉腰間,看向天爵詢問道。 「這……好吧,剛好在下也沒有嘗過器域的佳釀。」 天爵原先是想着拒絕的,但是當天爵看到李若曦那雙帶着警醒意味的雙眸後。 瞬間明白,自己現在沒有選擇可言。 對於天爵現在的反應,李若曦則是比較滿意的。 看着眼前的天爵,蘇晨瞥了一眼李若曦。 「這壇佳釀名為千杯醉,是妾身父親留給夫君的。」 說罷,李若曦便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壇佳釀放在身前。 「千杯醉?這名字怎麼如此耳熟?」 「等等!這該不會就是傳聞中器域之主所釀製的千杯醉吧?!」 天爵身為暗域血煞,了解的自然比蘇晨要多得多。 千杯醉這個名字,天爵自然並不陌生。 只是天爵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裡見到傳聞中的千杯醉。 「聽口氣,天爵兄弟似乎對這千杯醉很是了解啊?」 看着眼前這壇千杯醉,蘇晨皺着眉頭看向天爵詢問道。 「蘇晨兄弟有所不知,這千杯醉號稱千杯不醉。」 「千杯醉乃是由第一任器域之主所釀製而成,據傳聞。」 「當時第一任器域之主為了煉製一柄絕世神兵,需要進入人器合一的境地方能煉製。」 「可惜,第一任器域之主遲遲未能進入狀態。」 「以至於每日借酒消愁,恰好有天,第一任器域之主喝得大醉。」 「結果你猜怎麼著?竟然藉助着酒勁進入了那人器合一的境地。」 「醒過來的器域之主,着實是有些惋惜。」 「於是,第一任器域之主耗費數年時間終於釀製出這千杯醉。」 「並且,藉助這千杯醉打造出九域第一把神器。」 看着這壇千杯醉,天爵滿是感慨的說道。 「既然是這樣,那這千杯醉未免有些太過珍貴。」 「李……若曦,你還是將這千杯醉收起來吧。」 蘇晨看向坐在身旁的李若曦,輕聲說道。 「這怎麼可以呢?本來這千杯醉就是妾身父親準備交給你的。」 「更何況,佳釀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用來喝的。」 「留着,也沒有什麼意思。」 「而且,這千杯醉也沒有什麼珍貴的。」 「如果夫君還想要,妾身能替夫君向父親多討要幾壇。」 李若曦說罷,不等蘇晨開口。 便揭開了千杯醉的封口,封口打開的瞬間。 酒香瀰漫,整個拍賣會場內飄蕩着濃郁的酒香。 「這是什麼味道?竟然如此好聞?」 「絲般順滑,這酒香已經說明這壇酒的味道如何。」 「你們有沒有發現,就算青丘佳釀似乎都沒有這般香氣宜人。」 「你這麼一說,似乎還真是這麼一回事。」 「哎,原本還覺得自己準備的酒水不錯,現在看來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等等!這股酒香似乎是從那間包間傳出來的。」 「這包間……不就是先前拍下離恨的那間嗎?」 「真想去問問,這到底是什麼佳釀竟然如此香氣宜人。」 「老夫實在是忍不住了,先去問問!」 「老夥計,等等我們!」 話音剛落,幾道強悍的身影便朝着蘇晨所在包間而來。 與此同時,蘇晨隔壁包間的溫掌柜。 自然也嗅到了這股醇香,這使得溫如言下意識咽了口唾沫。 再看看先前準備的佳釀,總有種食之無味的感覺。 「罷了,罷了。」 「原本就答應保護蘇晨,現在過去討杯水酒應該不算過分吧?」 溫如言一邊說著,一邊起身朝着蘇晨包間走來。 此時此刻,蘇晨包間內的眾人也算是反應過來。 皆是難以置信的看向這壇千杯醉,屬實是沒有想到。 這壇千杯醉的香氣,居然這般醇厚。 就算是滴酒不沾的勿忘小和尚,現在都想討要一杯嘗嘗味道。 「都站着做什麼?還不趕緊過來嘗嘗這千杯醉?」 在場眾人的反應,蘇晨自然是看在眼裡。 「師兄,小僧還是不喝了吧?」 「師弟,師兄就問你是不是真和尚?」 「這……當然不是。」 「這不就完了?既然不是真和尚幹嘛要遵守三規十誡的?」 「還愣着幹嘛?還不趕緊坐過來?」 「好嘞~師兄說的有道理。」 勿忘小和尚坐在蘇晨身旁,端起酒盞小心翼翼的嘗了口。 儘管勿忘小和尚從未嘗過酒水,但是卻也能嘗得出這千杯醉的不俗。 「不愧是器域之主所釀,果然不同凡響。」 天爵品了一口後,感慨萬分的呢喃道。 「這是自然,否則父親又怎麼會贈予夫君呢?」 看着千杯醉得到一致好評,李若曦心裏略顯滿意。 就算夢傾城贈予蘇晨幾壇青丘佳釀,那又如何? 千杯醉一出,試問誰與爭鋒? 蘇晨同樣是抿了口千杯醉,不得不承認。 千杯醉比起青丘佳釀,不管是味道還是醇香都是無法比擬的。 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千杯醉喝起來不像是酒水。 反而,更像是靈液佳釀。 喝下去的瞬間,只感覺渾身經絡都疏通開來。 「只是喝酒,似乎有些單調許多。」 「蘇晨兄弟這麼一說,似乎還真是這樣回事。」 「可是尋常食物,又豈能配得上這千杯醉?」 天爵搖晃着手中酒盞,,眯着眼看向蘇晨。 「不知道,天爵兄弟有沒有嘗過神境妖獸的滋味?」 「神境妖獸?自然是嘗過一二。」 以天爵這般實力和身份,又豈會沒嘗過神境妖獸。 別說是神境妖獸,就算是帝境妖獸。 天爵都有幸嘗過,只是口感味道都不怎麼樣。 正是如此,天爵現在好奇蘇晨想要做些什麼。 「師兄,難道你手裡有神境妖獸嗎?」 勿忘小和尚卻是在聽到蘇晨這番話後,眨着眼期待的問道。 畢竟,對於自家師兄的手藝。 勿忘小和尚覺得,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 那就是無與倫比,自家師兄從小就擅長烹調。 儘管老爺子百般阻撓,但是依舊無法阻撓自家師兄。 「既然為兄都開了這個口,那麼自然早有準備。」 「各位稍等片刻,容許我準備一下。」 蘇晨起身來到桌旁,朝着眾人笑着說道。 下一刻,只見一尊葯鼎出現在蘇晨身前。 葯鼎落地的一瞬間,整個包間不由的一震。 這足以說明,這尊葯鼎的重量。 而當天爵看到這尊葯鼎的時候,臉色變得有些奇怪。 「這尊葯鼎,該不會是摩訶木神鼎吧?!」 天爵看着站在葯鼎旁的蘇晨,難以置信的詢問道。 當聽到天爵說出摩訶木神鼎的時候,蘇晨也有些詫異的看向天爵。 自然就是在蘇晨看來,天爵是如何認識這尊葯鼎的? 雖然蘇晨沒有說些什麼,但是從蘇晨現在的眼神當中。 天爵已經得到了答案,這尊葯鼎正是摩訶木神鼎。 「怎麼?天爵兄弟難道認識這尊摩訶木神鼎?」 蘇晨打開摩訶木神鼎的頂蓋,朝着天爵詢問道。 「怎麼可能不認識,這尊摩訶木神鼎可是丹域不傳之寶。」 「據說,當年丹域之主就是靠着摩訶木神鼎晉階丹聖的。」 「這麼說來,這尊摩訶木神鼎應該是丹域之物才對?」 「是也不是。」 「此話何解?」 「因為早在數千年前,摩訶木神鼎便下落不明。」 「不過有傳聞聲稱,摩訶木神鼎是被丹聖帶下遺失之地。」 「也就是蘇晨兄弟,你們先前所在的那片大陸。」 對於遺失之地的說法,蘇晨先前就在自家老爺子和溫掌柜哪裡有所得知。 只是蘇晨沒有想到,這尊摩訶木神鼎居然是丹聖所有。 那豈不是意味着,丹聖還在遺失之地? 如果讓丹聖知道自己擅自拿走摩訶木神鼎,到時候豈不是…… 「蘇晨兄弟不用擔心,雖然丹聖實力強悍。」 「但是這都過去數千年之久,倘若丹聖真的還健在。」 「那麼,這尊摩訶木神鼎上的印記就不會被輕易抹除。」 「不過我還是得提醒兄弟一句,摩訶木神鼎最好不要讓丹域修士見到。」 「否則,會有一些麻煩。」

《我家夫人全反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