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學神又吃醋了
我家學神又吃醋了 連載中

我家學神又吃醋了

來源:google 作者:葉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安 簡知夏

簡介:一次櫻花樹下的邂逅,她愛上了那個不愛講話,眉眼清冷的少年誤打誤撞的喜歡,卻不曾想愛意如此洶湧簡知夏暗戀了他三年,但在祁安眼中,她也是照耀了他人生的一束光所有的巧合與相遇,都是她精心謀劃,只為多看他一眼,多與他說一句話祁安不喜歡與人接觸,但所有的底線和偏心都給了她在他的眼裡只分兩種人,一種是陌生人,還有一種,是一個名為簡知夏的女孩從櫻花樹下開始,從櫻花樹下結束展開

《我家學神又吃醋了》章節試讀:

一見鍾情的喜歡真的不可能長久嗎?

那麼我想,我會一直保持着那顆熱烈赤誠之心的。

並且,只會伴隨着時間越來越濃烈。

——摘自簡知夏的日記

簡知夏流着汗,在位置上坐下,喝了一小口水然後放在了桌角上。

校服和軍訓服還沒拿來,同學們坐在教室里和新朋友聊着天。

這時,陸子沐手裡提着一大袋黑色校服,滿頭大汗地走進教室。

後面跟着兩個男生也拿着衣服走進教室。

衣服不重,但是天熱。

陸子沐一屁股在她旁邊坐下,看見桌角上的水,湊過去道:「渴死了,那是你的水嗎?能不能給我喝一口?」

簡知夏抬頭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當然可以。」

得到了她的同意,陸子沐伸出手去拿那瓶礦泉水。

看着那瓶礦泉水,簡知夏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抓住他的手制止:「等等,這是我喝……」

話未說完,陸子沐已經拿起礦泉水咕嚕咕嚕喝了起來,能看出他真的很渴,竟然一口氣直接把水給喝完了。

他滿足的擦了一下嘴,然後看向簡知夏有點疑惑的說道:「你剛剛說什麼?」

簡知夏抿了抿唇:「沒什麼。」

陸子沐看了一眼手裡空了的礦泉水瓶,他有些尷尬:「不好意思啊,我實在太渴了,待會兒還你一瓶新的吧,不過你這水挺好喝啊,在哪買的?居然還有點甜味!」

簡知夏的臉頰上升起一抹淡淡的紅暈,低着頭說:「一瓶水就不用還了,不過,剛剛那瓶水好像是……」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

聽了這話,陸子沐一愣,當即聯想到她的反應,而且那瓶水的蓋子貌似已經被別人開過了,裏面的水也不是滿的。

他看了一眼簡知夏,後知後覺地明白了什麼,眼神變得有些慌亂,把頭別過去不敢看她了。

「我去拿校服和軍訓服,明天見!」簡知夏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撂下一句話,就跑上講台上拿衣服去了。

陸子沐撓了撓頭:「明天見。」

天熱,衣服要是貼身的話會很難受,所以簡知夏挑了兩件稍微大點的。

校服是白色的,沒有多好看,但也算不上難看。

上面雕了一朵幸運四葉草,是臨川一中的校標,寓意着幸運和夢想成真,祝願每一個學子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學。

至於軍訓服……

一想到後面軍訓的日子每天都要穿這種軍訓服和草鞋,簡知夏就感到深深的無語。

簡知夏拿完衣服和江蕁打了個招呼後就回去了。

她回到家的時候才十點多,母親不在。

簡知夏穿起拖鞋走進衛生間把頭繩解開,秀髮在兩側披散開來,感到透氣舒爽。

她擦了把臉,回到卧室里也沒什麼事,就開始預習功課。

聽說高中的課程很難,她還是有點緊張的,怕自己跟不上。

沒過多久,室外傳來了開門聲,簡知夏不用猜都知道是誰來了,起身走出卧室。

家裡只住了兩個人,她和她的母親,瑾瑤。

至於簡知夏的父親,在很早之前就出車禍去世了。

因此,即使母親對她很好,但因為單親的緣故還是免不了會有些自卑,即使很細微,那也是存在的。

看到簡知夏,瑾瑤有些驚訝地問:「這麼早就放學了啊?」

簡知夏從母親手裡接過包,把拖鞋放到她的腳邊:「今天不上課,報到後拿完校服就可以回來了,只不過明天開始就要軍訓了。」

瑾瑤穿上拖鞋,語氣溫柔地問:「軍訓嗎?那等會我幫你收拾一些軍訓用得上的東西,對了,開學第一天有沒有交到新朋友啊?」

簡知夏點了點頭,臉上掛起淡淡的笑容:「當然有啦,認識了好幾個可愛的朋友呢!」

「那就好,今天想吃什麼?媽媽給你做,到了學校可就不許挑食了。」

「我想吃你做的番茄炒蛋了,嗯……還有糖醋排骨!」

「好好,媽媽現在去做,你回卧室玩會手機,等會飯做好了就叫你。」瑾瑤寵溺地笑了笑,走進廚房開始忙碌起來。

丈夫的去世,並沒有讓她覺得生活凄苦無望,反而是想着簡知夏少了一個人愛,那她就應該將缺少的父愛加倍彌補到知夏身上。

在這個世界,總有一束光會將人照耀。

「知夏,吃飯了!」

聽到母親的呼喊,簡知夏收起書走出卧室,看着桌上色澤鮮艷的糖醋排骨,她忍不住伸出手想先抓一塊吃。

瑾瑤拍了一下她的手,嗔怒着說:「不是說過了嗎?手上都是汗還有細菌,先洗手再吃東西,又沒人和你搶,急什麼?」

簡知夏眯着眼笑:「嘿嘿,這不是媽你做的糖醋排骨看起來太誘人了嘛。」

說完,她眼疾手快地用小爪子夾了一塊排骨到嘴裏津津有味吃了起來,還不忘稱讚:「哇,好好吃埃!媽,你的廚藝真是越來越棒了!我好幸福!」

瑾瑤瞪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就會貧嘴,還不快去洗手!」

簡知夏笑了笑:「好好,現在就去。」飯桌上,簡知夏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頤起來:「餓死我了,媽媽做的菜就是好吃!」

瑾瑤沒動碗筷,在旁邊看着她吃,溫柔笑道:「慢點吃,媽媽又不會和你搶,先把嘴裏的吃完了再夾。」

簡知夏腮幫子鼓鼓的,又夾了一塊排骨到嘴裏,含糊不清地說:「明天就軍訓,到時候我就吃不到你做的菜了,而且,我還要多補充點營養啊!」

瑾瑤夾了兩塊排骨到她碗里,然後又夾了一些其他的菜:「好,補充營養,那就多吃點,在學校的時候如果什麼時候想吃媽做的菜了就打電話,我給你送到學校去。」

簡知夏抬頭笑了笑:「媽,你真好。」

瑾瑤摸了摸她的頭,柔聲說:「你就是媽的全部,媽不對你好還能對誰好呢?長這麼大,還沒讓你住過校。」

簡知夏聽了,心裏感到五味雜陳,放下碗筷,走過去輕輕抱住了母親。

……

瑾瑤將簡知夏的頭髮盤起來,用頭繩綁住:「軍訓的時候堅持不住了一定要和教官說,千萬不要硬撐着,早餐我給你放包里了,路上記得吃,千萬別忘了。」

「知道了。」簡知夏無精打采。

瑾瑤替她整理好東西,不放心地叮囑:「行李箱里有防晒霜,軍訓的時候一定要塗,別被太陽晒傷了,包里有紅糖和杯子,你平時一定要備好,另外……」

「媽!」簡知夏打斷她。

「怎麼了?」

「你這麼早叫我起床幹嘛啊。」簡知夏看了眼時間,睡眼朦朧地說:「現在才六點多,我還沒睡夠呢!」

瑾瑤尷尬地笑了笑:「額……我這不是怕你遲到,到時候給同學留下不好的印象,反正早點起總沒壞處的。」

簡知夏有些無語地說:「可是,軍訓下午兩點才開始啊,上午只是用來搬東西進寢室的,根本不急。」

瑾瑤連忙岔開話題,笑着說:「你早點到學校和同學熟絡熟絡不就行了嗎,或者,你在學校里到處逛逛熟悉環境也行啊!」

簡知夏嘴角抽了抽,是親生的嗎?就這麼急着她走?

「好吧。」簡知夏無奈,簡單擦了把臉,穿好鞋子拖着行李箱出門了。

空氣一如既往地悶熱。

「師傅,去臨川一中嗎?」她攔住了一輛藍色轎車,也不知道是不是的士。

裏面的司機是一個神采奕奕的中年男人,他探出頭問道:「你是臨川一中的?」

簡知夏一愣,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這麼問,點點頭說:「是啊,我是新生。」

「那上來吧。」司機打開後備箱,幫她把行李搬了進去。

路上,簡知夏進Q給江蕁發了條消息:「你什麼時候去學校?我已經在路上了。」

「……」

等了一會沒人回,應該是還沒起床吧。

也對,上午只是搬東西進寢室,下午才開始軍訓,又有誰會像她一樣大清早的就去學校呢,這指定是腦子有坑才會幹的事。

「師傅,去臨川一中的車費大概要花多少錢啊。」簡知夏問道。

她本來也不想坐的士的,但坐公交車的話她一個人拿行李箱又不方便,而且也不知道該坐哪路車,要是的士太貴的話她要心疼死。

司機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自顧自地說道:「我原本不去臨川一中的,但我兒子是那所學校的學生,聽到你也是臨川一中的,又看到你一個女生拎着行李箱不方便,就想着送一下。」

「哈哈,那還要謝謝您了。」簡知夏笑了笑,好奇地問:「您兒子也是新生嗎?」

「對啊。」司機點了點頭,轉過頭微笑着道:「我兒子成績很好,但就是性格有點孤僻,不愛說話,我一直很擔心他到了新學校交不到朋友。」

簡知夏笑了起來,臉上露出兩個甜甜的小酒窩:「怎麼會呢,您兒子肯定那麼優秀,肯定能交到很多新朋友的。」

司機開懷大笑,朗聲道:「哈哈哈,那就托你吉言了,我兒子要是能在學校能交到一個像你這麼可愛的朋友,我也就知足了。」

簡知夏不好意思了,臉像朝霞似的紅透了。

司機笑着搖了搖頭,這個小姑娘真有意思,誇她一句臉就紅了。

司機回頭看了她一眼,突然八卦:「小姑娘,開學第一天有什麼喜歡的人嗎?」

簡知夏想了一下,反正是個陌生人,說出來也沒什麼事,就當聊聊天。

她誠實回答:「有。」

「第一天就有了喜歡的人啊。」司機驚訝:「是一見鍾情嗎?」

簡知夏點了點頭:「算是吧。」

司機笑了笑:「一見鍾情的喜歡是很難長久的,等你和對方熟了以後發現他的不好,新鮮感過了,就不會喜歡了。」

「不……不會的!」她反駁。

司機笑而不語,岔開了這個話題。

「你和我兒子都是新生,要是運氣好的話,指不定還有可能是同學呢!」

他開了個玩笑後,隨口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簡知夏。」

「簡知夏,這名字..」司機臉上突然露出訝異的神情,也不知道為什麼。

她微微蹙眉:「我名字怎麼了?」

「沒什麼,這名字挺好聽的。」司機踩了剎車,穩穩停住車,說:「臨川一中到了。」

「好。」簡知夏下了車,用儘力氣掀開後備箱。

「我來吧。」司機走到她的旁邊,用手輕輕一提就把後備箱打開,拿出了裏面的行李。

司機拎着行李顛了顛,皺着眉頭:「這行李挺重啊,你一個女生能拿得動嗎?」

「謝謝,我自己能行的。」簡知夏道謝後,接過行李箱,說:「師傅你真是個好人,多少錢啊?」

「什麼錢?」司機坐回車裡,臉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車費不要啊!」

司機朝她笑了笑:「我又不是的士司機,收什麼錢啊,順路!」

「唉!」簡知夏剛想說話,司機直接開着轎車疾馳而去,車內傳出他爽朗的笑聲:「哈哈,小姑娘,我們以後有緣再見!」

「額……」簡知夏汗顏,這個大叔還真是……好!

《我家學神又吃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