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如何? 還能如何? 事賞死事,????恤孤寡,他們難道還可以反對?誰敢反對,名聲就臭了啊!沒死的軍官士卒和死了的軍官士卒的家屬能他們活撕了。 群臣齊齊道陛下聖明。 唯有大農令孔僅和自己僵持了一兒,????硬着皮站出來:「陛下,????建設學官費……國庫或許力有不怠。」 這才剛打完仗呢!就算大將軍他們從匈奴那邊牽回來大量牛羊,也不一定頂。 大軍出征,軍功得賞吧?傷員得治吧?死者得安撫其家屬吧?損毀的盔甲兵器得補充吧?樁樁件件儘是費錢之事。 陛下向這邊掃眼過來,????孔僅便慌忙垂下眼去,有些懊惱自己站出來說這個——等到犒賞完軍隊以及撫恤完死事再拿着賬進宮,????私底下和陛下說,????可能更好一些? 「不妨事。」陛下語氣里仍帶着笑,????「之前有一些好心人送了朕不少財,????約莫是五十六萬石粟,????一萬千畝土地,????兩千餘間房產,一千五百多名奴婢,以及金銀、契券、帛布、古董書籍若干,足夠了。」 孔僅反『射』『性』接了句:「居還有人這麼好心?」 快傾家『盪』產了吧? ps://m.vp. 劉徹一正經點,「是啊,????都是好心人,朕親自寫了賦賜予他們,????都是大漢忠臣,????朕絕不吝嗇嘉獎。」 …… 「姓劉的!你恥!」 某些家族裡爆發出憤怒地喝喊。這些家族掌權人面前都擺着同一個東西—— 一份帛布,????上邊書法倒是矯若驚龍,所記之賦也是絕麗之文。唯一微妙的是,這些賦皆為同一首,內容是感謝他們為學官孤兒捐款。 各家族掌權人氣得臉『色』炸紅,????彷彿有白『色』氣體要從頂飛出去了。 又是送錢,又是擺低姿態,居就換回來一張廢布,一首破賦? 他們之前為什麼欣喜若狂?還不是漢這個國家一個蘿蔔一個坑,而蘿蔔要佔坑非常艱難,要麼有長輩做官,將你舉薦為郎吏——也就是官員預備役,這個名額還只有一個,你得和同族人一起競爭,在長輩面前表現,才能得到名額;要麼你才華品行出眾,當地郡守願意你舉薦上去;要麼耐心一些,去考個小吏,一步步往上爬……反正,哪怕他們是士人,也不是當官就當官的。 而如往後只科舉取官,情況立刻就不一了,尋常人家哪裡能讀得起書?還不是他們這些士人壟斷朝廷的重要官職?就算有人讀得起書,他請到的老師能有士族裡的好?他每天能有多少時間念書,而不是被迫忙於生計?他有錢買得起竹簡,換得起筆墨?種種資源傾斜下,恐怕只有張良再世,蕭何重生,才能在科舉里爭得過士家子吧。 原察舉制下,他們是連成利益都沒有,科舉一出,朝廷重新洗牌,利益重新分配,他們能共同去爭其足足九成利益,豈能不狂歡? 至於不懷疑劉徹目的……他開察舉制,就是為了讓官場「活」起來,以前官員子孫能受父蔭,便連士人都不一定能爭得過這些在位官員,察舉制便是為了打破「官的後代還是官」這個情形,於是,他們才猜測科舉制是大漢天子進一步打破桎梏的式。 現在…… 「打破是打破了,劉徹這一手真是妙啊——」士族咬牙切齒,「大多數平民沒有家資供他們念書,死事子嗣便不一了,國家就要撫恤他們,予金錢與吏位,如今再添一個供他們習經學,朝廷還是供得起的。學了經學,就能被擇為吏,若是有心爭一爭,拒絕當吏官,而是直接去考科舉,當有秩之官,未曾不可。」 但是! 但是這些人來考科舉,就是在跟他們爭利益啊!來獨佔九成的利益,現在他們要和外人共分了! 這一天,有多少人氣到吐血,有多少『葯』材鋪子補血順氣的『葯』材被搬空,不得而知,反正,他們氣他們的,兵卒們高興兵卒們的。 「這說,以後俺們娃兒就能當大官是嗎?」 兵卒們滿臉不可思議。 便有人和他們解釋:「不是一定能當官,是要先念書,如念書厲害,考過了科舉,才能當大官。」 兵卒們『操』着鄉音,『亂』『亂』糟糟地說:「俺們曉得咧!俺們曉得!只要娃兒好好跟先生學,以後就能當官!」 「陛下是個好人!」 「陛下念着俺們咧!」 兵卒們丟掉了手裡兵器,高舉雙手歡呼。 他們上戰場,就是去老劉家賣命,這些就是他們的買命錢,現在知道倘若不幸死在戰場上,至少能子孫後代撈回來一個當大官的機,他們便不那麼怕死了。 劉徹側耳去聽,風裡彷彿傳來兵卒歡天喜地的呼喊,充斥着對他的感激。臉上便『露』出一點笑,「張湯,可聽到了?」 立在下首的酷吏穩重地點:「臣聽到了軍心在陛下掌。」 「朕需要你去做一件事。」 張湯微微垂首,等着劉徹發令。 「學官之事,你負責。此外,探查清楚有沒有死事家人被欺辱,如有……」 一宦者從陰影處走出,對着劉徹恭敬俯身,高高捧着一柄劍。劉徹從鞘里拉出劍身,它橫亘在宦者掌心上,陰寒得有些攝人。 「此為太|祖斬蛇寶劍。」 劉徹緩緩地說。張湯注視着主位上這位雍容華貴的男人,自己的主上,下意識繃緊了肩。 「如你發現有人欺辱死去將士的家人,持此劍斬之。不論是誰。出了事,朕你擔著。」 「不論是誰?」 劉徹瞥了他一眼,為他安心:「王公貴族,地豪強——哪怕是太子門客,是皇后親屬,是大將軍舊故,是冠軍侯之友,敢有欺辱遺孤者,死不足惜。」 至於太子、皇后、大將軍、冠軍侯人……劉徹有信心,他們絕不做那般下作之事,尤其是大將軍和冠軍侯,身為軍人,他們最痛恨這種事。 大漢天子豢養的豺狼俯首,「臣——」 「領命!」 他按照主上要求,去撕碎一切主上要撕碎的人,爪牙的鋒芒,刀劍的刃口,完全顯『露』。 劉徹看着張湯接過太|祖斬蛇寶劍,看着他步履沉穩,欲要出門。 「張湯。」劉徹意味不明地說:「朕不需要有能力的丞相。」 張湯腳步一頓,「……唯。」 張湯一路往宮門外走,與入宮彙報戰事的衛青、霍去病打了個照面。大漢天子曾言群臣下大將軍,張湯側身站到路旁,行了一禮,以示恭敬。 衛霍二人並非傲慢之人,順着禮節回了一禮,雙短暫交匯又錯開。 走了幾步後,霍去病回看了張湯背影一眼,輕聲對衛青說:「寒冬臘月,他居出汗了?」 衛青斂眉了,「或許是陛下交代了他什麼?」 …… 張湯回府,奴婢詫異,小聲提醒後,張湯才發現額經黏連了一片汗。奴婢為他打來一盆水,仔細為他擦拭額,白布浸入水盆又撈起擰去水,張湯垂眸,水盆倒影里他的瞳孔在水波微微顫抖。 他如今官位名義上為御史大夫,朝隱隱稱為副丞相,實際權利更是越過了丞相。他不甘心只為副,不為正,尤其是現任丞相平庸能,坐在這個位置上不能讓他服氣。他經在謀劃怎麼丞相庄青翟拉下馬了,前段時間才坑過庄青翟一回。 原來……原來陛下一直看在眼裡。 如陛下只要一個沒能力的丞相,而他覬覦丞相位置,那麼,陛下怎麼做? 張湯深深看一眼水盆里人影,與那蒼白面『色』相對。 陛下放棄他。 陛下不需要一個覬覦丞相位置的能臣,哪怕這個臣子能幫他做很多事。 後知後覺自己經踩線後,張湯悚一驚,定了許久心神,才去精衛神祠,對着神座上顧盼神飛的少年神只重重行了一禮,認真上了一炷香。 「多謝帝女救命之恩,湯感激不盡。」 泥塑神像的眼眸里,好似閃過一絲瑰麗光芒。張湯再定睛去瞧,又彷彿僅是晚霞折『射』後,產生的錯覺, 衛青與霍去病見過劉徹,彙報完畢此次戰爭一應事宜後,衛青又是拱手一禮,向陛下表明自己接下來要去拜見精衛,感謝祂予的幫助。 「同去。」劉徹絕不放過任何面見神只的機,迅速換好常服,與衛霍二人一起來到長安城外的精衛神祠。 ——精衛回絕了劉徹祂建造宮殿的建議,言若有事尋祂,去祠上炷香,請見即可。 人依次在祠上了香,九支香剛『插』|進香爐,他們便驀換了地界,一片片霞光流動在足下,神祠早不見身影,精衛盤腿坐在不遠處,背對着他們,面前是一張大屏幕騰在空,精衛手指在空點了點,屏幕內容便相應作出變化。 看上去有點像……在玩樂? 神靈似乎沉浸其,劉徹人便也沒說話,只站在一旁,好奇地看着神靈的遊戲。 屏幕上似乎是一個經營國家的遊戲,應當是神靈的國度,畢竟,能直接看到臣子忠誠、野心、文學、武力、統帥、清廉這些數值,要建什麼建築只要有錢就能建,沒任何大臣反對,招民夫還不影響民心,打仗如同韓信再世,幾百萬大軍如臂使指,凡人國家怎麼做得到! 劉徹在旁邊看得心痒痒,經營國家,是他職啊! 在神靈糾結着新一回合國策時,劉徹信心十足,指點江山:「應該選擇開海禁,民心暫時穩在人造反時就好了,將經濟先提上去,國庫充足,再為減少百姓賦稅,民心自上升。」 精衛瞅他一眼,選了開海禁。 遊戲繼續往下進行,劉徹繼續叭叭—— 「丞相野心太高,換這個,雖沒什麼能力,但是君王有能力就夠了。」 「抄家!抄家充盈國庫!查出這個派系首領的柄,貶官,下層留着穩定人心,上層官員全換了。」 「貿易是雙刃劍,能使國庫充足,也能使其他國家強大,遠交近攻,和遠國家貿易,就選那個!輿圖邊緣那個國家!」 游戲裏的國家一切欣欣向榮,劉徹滿臉理所當的子。 後,游戲裏皇帝死了。 劉徹一臉懵『逼』。 精衛:「太忙了,沒有時間練武,微服在民間和別人打架,被打死了。」 劉徹表情彷彿日了狗。 護衛呢?皇帝居能被人當街打死? 劉徹不服輸,「再來一局!」 這一次,劉徹小心謹慎,合理安排各種數據,還建造了各種娛樂設施,皇帝就別去民間了,在皇宮裡玩耍吧。 一切繼續欣欣向榮,大軍橫掃,還滅了兩個國家。 劉徹得意,再繼續準備打第個國家時……皇帝又死了。 劉徹:「?」 精衛瞟了一眼,「沉『迷』酒池肉林,享樂值過高,駕崩了。」 劉徹瞳孔地震,「我辛辛苦苦治理國家,享受享受都不行嗎!」 劉徹:「再來一局!」 治理有,國家欣欣向榮,也不建什麼酒池肉林了,心情不太好就去後宮找美人,聽聽小曲游游湖,也暫時不往外打仗,一切穩定發展。 劉徹『露』出微笑。 他就說嘛,當皇帝有什麼難的!前兩次都是失誤! 國庫好像沒錢了?先去抄個家。 劉徹讓暗衛去調查了丞相,沒到真的搜出了龍袍,丞相承認自己要叛國,丞相咬出了禮部尚書,禮部尚書咬出了央將軍,央將軍咬出了內務參事,內務參事咬出…… 劉徹目瞪口呆。 精衛瞅了瞅數值:「皇威太低了,大臣容易造反。」 一群高數值大臣被撤掉,系統自動隨機補上大臣,能力參差不齊,國家大『亂』,敵國趁機攻打。 皇帝又雙叒叕死了,自盡的。 劉徹:「……」 精衛努力憋着笑,揶揄:「皇帝難做,劉徹你不適合當皇帝啊!」 漢武帝大為震撼。 https://bqkan8/62652_62652321/20889555ht bqkan8bqkan8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