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只不過是個劍神
我只不過是個劍神 連載中

我只不過是個劍神

來源:google 作者:北上又一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北上又一秋 奇幻玄幻 江年

[劍道+殺伐果斷+逼王+無敵]練成無上劍心!開局就殺系統!裝世上最難裝的比,打世上最難打的臉!我,只不過是個劍神!我要做的,就是殺光這世上所有看不順眼的東西!純無敵,主角自帶無上劍心bug體系,全篇最多的,就是一個殺字!展開

《我只不過是個劍神》章節試讀:

九天神宗。

生死台。

「念叔,想不到要殺我的人,竟然是你。」江年望着對面的男子,面色一陣悲戚。

「千年前我便勸過你,你還是如此執迷不悟!多說無益,出招吧。」

中年男子駐足,閉目,蒙眼。

他眼睛不好。

不過卻有一雙心眼。

越黑暗的地方,他反而看得越清。

「我讓你三招!」

無念槍立於地,淡然說道。

……

生死台上,決的是生死。

敗者,死!

認輸者,自斷一臂!

要為師父報仇的話,這次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輸!

江年沒有再說話,出手就是一劍。

長虹貫日,破霧穿雲。

「劍法不錯,可惜少了點魂!」中年男子提槍一點,輕而易舉地化解了此劍。

「還有兩招。」中年男子語氣依舊淡然。

無念的槍,乃是當世第一!

若自己三劍過後,仍不能勝的話,則必死無疑!

現在,只剩兩劍了!

江年閉上了眼睛,開始回想起剛不久在牢中那一劍。

陰暗壓抑的牢房,老人的話,以及他那時內心的不甘。

劍,要有劍心。

劍,也要有劍境。

不同的心態,不同的環境,施展出來的劍招,威力也大不相同。

有着無上劍心的他,可以臨摹出當時的環境。

以及推演出,當時的心態。

許久之後,劍終於動了。

一道蒼龍逐月,劍影如風般閃過。

感受到這道凌厲的劍氣,中年男子面色一驚,不過很快就散去。

長槍橫舉,其勢如虹。

咣當一聲巨響,槍柄與劍刃撞在了一起。

中年男子退了五步。

而江年,險些飛出生死台外。

江年起身,嘴角咳出一口鮮血。

虎口處已經斷裂,手中已握劍不住。

現在。

只剩最後一劍了!

要怎麼辦?

認輸,自斷一臂嗎?

還是,拚死一搏!?

江年閉眼,想起了師父生前成名那一戰。

一人。

一劍。

一城。

眼前,是成千數萬的敵軍。

背後,是手無寸鐵的一城百姓。

太守帶着人星夜逃走。

師父他是,所有人最後的希望。

突然,師父劍動了。

一道白衣,在滿地黑影中,來去自如。

那個時候他還小,不敢上前細看。

畫面斷斷續續地,記不真切。

無上劍心想要強行臨摹出這一場景。

卻做不到!

全身真氣在無上劍心的引導下,漸漸變得紊亂無章!

此劍就算是成,也要自損神魂!

無用!

再想!

三千年前,師父為了他這個徒弟,一人獨對天下前十之中的九人!

只是一劍一白衣。

便攪得天下不寧!

刀光劍影之間,不落一乘下風!

這是何等心境!

這是何等氣魄!

這種境界,才是他畢生所求!

江年握劍,全身真氣瘋狂流轉。

錦衣白雪飄飄,長發無風自動。

無上劍心既起。

當時劍境,已成!

天上地下,在這一瞬間,搖搖欲墜!

此等劍境,古往今來,無人可出其右!

接下來。

便是劍心!

師父當時,會是怎麼想的呢?

江年催動無上劍心,瘋狂推演着當時無玉的心境!

蔑視?

不對!

關心?

不對!

風輕雲淡?

也是不對!

那到底?

會是什麼!

江年瘋也似的推演着,突然,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師父當時的心境。

竟然!

是懼怕,是顫抖,是擔憂!

為什麼!?

師父不是天下第一人嗎?

為什麼他當時會是?

這樣的一種心境?

「咳咳……」

江年趴在地上,他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知道的這一切!

無上劍心的反噬之力,撕毀了他全身上下半數的經脈。

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白衣,天地萬物此時在他眼中,將要化成一片虛無!

「不可能,不可能!」

江年嘶吼着,發出令人痛徹心扉的嚎叫。

「終究,還是走火入魔了!」

無念站在一旁,心中不由一痛。

他是看着這個孩子長大的。

荒古聖體。

天資聰穎。

這孩子若能成長起來的話,說不定可以成為人族大帝,帶領人族應對下一個千年之劫!

可惜,被無玉給毀了!

什麼狗屁無上劍心,不過是一種邪門歪道罷了!

害了師父,害了自己。

現在,還要害這個孩子!

無玉,你真是個垃圾!

無念怒吼。

舉起手中長槍,一道龍影盤旋槍尖之上。

被無上劍心所傷之人,最終都只會痛苦死去!

自己這個侄兒,已經沒有活的可能。

就讓自己,給他一個解脫吧!

槍尖一抖,一道青龍殘魂從天而降,直直地向江年奔襲而去!

而無念,已經回了頭。

他不願,看到這一幕。

……

「咳咳……」

不能死!

我不能死!

我還要報仇!

我還要給師父報仇!

江年拚命地向前爬着,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

但他要,撿起那把劍。

那把。

青雲劍。

那是師父臨走前留給他的唯一遺物!

那是他這三千年來活着的信念和勇氣!

江年一個撲身,將青玉劍抱在了懷中。

青雲劍感受到劍主的生命在飛速流逝,不住地悲鳴着,劍身上流轉着青玉聖光,修補滋潤着江年那殘破不堪的身體。

江年的神識,在這團青玉聖光的包圍之下,也漸漸地蘇醒和冷靜了下來。

但是,直覺在強烈地告訴着他,現在已經是必死之境!

台上,是無念的致命一擊!

台下,是九天神宗弟子們的惋惜和嘲諷!

已經是。

無可奈何了嗎?

江年心中不甘地怒吼着,強烈的求死**刺激着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千鈞一髮之際。

體內的無上劍心突然運轉了起來。

江年只覺得一股無邊無際地絕望在心頭環繞,就像墜入了深不見底的深淵。

但江年一點也沒有感覺到恐懼。

反而是興奮,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興奮。

這種絕死之境,何嘗不是一種劍境。

自己此時此刻心中的所思所想,何嘗不是一種劍心!

劍境劍心俱在,何愁沒有劍招!

而這一招。

名叫絕望!

青雲劍感受到劍主的呼喚,劍身興奮地不住抖動。

它彷彿也在期待,也在見證!

這一刻的到來!

江年緩緩起身,臉上張狂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說畢!

一劍揮出。

天地之光,在此劍面前頓失其色!

整個九天神宗,在一瞬間,變成了一片毫無希望的黑暗!

這是來自絕望的一劍,又何嘗不令人絕望!

一隻如墨般的黑龍呼嘯盤旋着,狠狠地撞上了那隻姍姍來遲的青龍!

兩隻虛影交撞瞬間,黑龍張開如饕餮的大口,活生生地將青龍吞了下去!

那黑不看見的雙眸頓時變成了兩道血紅,如同死神一般,蔑視着面前的所有人!

然後。

黑龍化成一道殘影,直直向著無念撞去。

而無念,早已被這絕望之力迷惑了心神。

他的腦海里。

浮現出了那個雨夜。

他的師父,被一劍戳穿了心臟,鮮血如泉般不住地噴涌着。

殺他師父的人,是一個早已沒了心智的惡魔。

而這個惡魔。

在之前。

還是對他好到沒邊的哥哥。

無念絕望地怒吼着,雨水無情地打落了他眼裡的淚珠。

從那一刻起。

他在這世上。

再無親人。

……

無念緩過神來後,黑龍已近在眼前。

黑龍呲牙咧嘴着,張牙舞爪。

無念冷哼一聲,槍尖一轉,一道青影再度盤旋而出。

但那隻黑龍彷彿有了神智一般,眼中冒出了貪婪的精光。

將那隻青龍一口吞下,黑龍發出了攝人心魂的龍吟聲。

然後。

一頭向無念撞去。

無念再想舉槍抵擋,已是來不及了。

黑龍穿過了他的身體。

無念只覺的在這一瞬間,世界變成了一片灰暗。

毫無波瀾。

讓人只想死去!

無念舉起了手中的槍,就要向自己的心口戳去。

卻被。

一劍給擋了下來!

映入眼帘的,是滿身是血的江年。

江年已是七竅流血。

但是,他臉上還是擠出了一個笑容。

「念叔,你敗了。」

「但,你要活着。」

說完。

江年一頭栽倒了下去。

已是。

生死不明。

立在空中,想要替江年接住剛剛那一槍的老人,看到了眼前這一幕,心中已是痛楚無比。

把江年扶了起來,老人拚命地向他體內輸送着真氣。

「孩子,你千萬不能有事,你一定要活着啊!」

「否則,九泉之下,我有何顏面去見你師父,我大哥啊!」

無念摘下眼前的布,雙目無神地望着這一切。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還是錯。

但他確確實實欠了自己這個侄兒一條命。

撿起地上的劍,一劍砍斷了自己的左臂。

「江年,我既然輸了,這個就是代價。」

「不過,下次再見時,我還是會殺你!」

將斷掉的左臂一掌震碎,無念身形一轉。

就不知道去往了何處。

《我只不過是個劍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