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向輕晚傅則衍
向輕晚傅則衍 連載中

向輕晚傅則衍

來源:google 作者:向輕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則衍 向輕晚 現代言情

傅則衍一身挺拔的西裝走進來,面容冷峻,將一份協議遞到她面前向輕晚撲着粉的手僵住,她抬頭看向鏡中的傅則衍和自己明明自己比傅則衍還小三歲,可如今他看着卻比自己還要年輕...展開

《向輕晚傅則衍》章節試讀:

《向輕晚傅則衍》是由向輕晚所作,故事的主角是向輕晚傅則衍。
這本小說精彩片段:向輕晚很早就把行李收拾好,等在門口。
傅則衍穿着一身休閑裝遲遲下樓,走至她身邊:「走吧。」
向輕晚卻不急不慢:「你忘了給我早安吻。」
傅則衍腳下一頓,他已經一年沒有碰過向輕晚,更別說親吻。
...別墅里。
向輕晚坐在昏暗的梳妝台前,聽着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一遍遍對着鏡子描眉化妝。
可卻怎麼也遮蓋不住眼角細微的魚尾紋。
「吱——」一聲,房門被推開。
傅則衍一身挺拔的西裝走進來,面容冷峻,將一份協議遞到她面前。
向輕晚撲着粉的手僵住,她抬頭看向鏡中的傅則衍和自己。
明明自己比傅則衍還小三歲,可如今他看着卻比自己還要年輕。
她自嘲一笑,喃喃道:「男人真的是越成熟越有魅力,難怪你越來越受歡迎了。」
傅則衍怎麼聽不出她話中諷刺之意,他不耐煩將協議遞的更近幾分。
「簽字吧,你再怎麼鬧結果都一樣。」
穆言,向輕晚垂眸。
從傅則衍跟她提離婚到現在,已經過去整整三十九天!
這三十九天里,她哭過,鬧過,絕食過,什麼樣的招數都使盡了,然而還是沒能留住他。
鬧得煩了,傅則衍乾脆不回來。
向輕晚苦澀一笑,心想怪不得別人都說男人想要離婚的時候,女人是留不住的。
她伸手接過離婚協議,看着紙張末尾處傅則衍龍飛鳳舞三個字,眼還是不自覺的紅了。
之前傅則衍拿來的協議都被她當面撕了,這次,她抬眸道:「你再陪我一個月,我就同意和你離婚。」
傅則衍皺眉:「拖延有意義嗎?」
「法律規定,夫妻感情破裂,得分居兩年才准以離婚,我只要一個月,對你來說很划算。」
向輕晚望着眼前這個愛了半生的男人,一字一句道。
傅則衍一愣,顯然沒想到她會忽然這麼冷靜。
他沒有說話,向輕晚繼續說:「你放心,這次我說話算話。
只是這一個月,我要你陪我再去度蜜月一次,就像我們十二年前一樣,你要對我言聽計從。」
「你覺得我還會信你?」
傅則衍蹙眉。
向輕晚輕聲回答:「如果你想早日解脫,就必須信我這次。」
傅則衍良久,才拋出一個字:「好。」
說完,轉身離開。
向輕晚看着空蕩的房間,只覺全身無力。
十二年的婚姻,一朝落幕。
她望向鏡中自己,眼角的細紋好像更加深了。
她再次拿起粉撲仔細的遮蓋,然而厚厚的粉上去,一切依舊,就像一些她拚命想掩蓋的真相。
她的手停在半空,視線落在自己的眼睛上,裏面剩下的只有無神和空洞。
……一夜未眠。
向輕晚很早就把行李收拾好,等在門口。
傅則衍穿着一身休閑裝遲遲下樓,走至她身邊:「走吧。」
向輕晚卻不急不慢:「你忘了給我早安吻。」
傅則衍腳下一頓,他已經一年沒有碰過向輕晚,更別說親吻。
下意識要拒絕。
向輕晚卻先一步抓住他的手臂:「你說過這個月會對我言聽計從。」
說完,她踮起腳尖,顫抖着朝着傅則衍靠去。
傅則衍劍眉微簇,強忍不耐,低頭一個吻從向輕晚唇上輕輕覆過,隨即立馬抽離往外走。
上車後,傅則衍開車前往十二年前,兩人度蜜月之地。
向輕晚望着窗外飛逝的風景,自言自語。
「我還記得剛結婚那年,我們都沒什麼錢,但你說儀式不能少,怎麼也要抽空和我度一次蜜月……那時候雖然是窮游,但我覺得好幸福……」傅則衍早就聽膩了這些話,但想到昨晚的口頭協議,沒有說話。
這時,一陣急促的電話聲響起。
傅則衍拿過手機,餘光瞟到上面的備註,看了向輕晚一眼:「是公事。」
隨後戴上耳機接通電話。
下一秒,電話那邊的聲音通過車載藍牙清晰的傳到向輕晚耳中。
「延霆,我好想你。」

《向輕晚傅則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