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胡歡喜聽了這話,皺着眉頭道:「我接管鼎豐號到現在已經一年了,這一年中,但凡沒有盈利或者是沒有希望的生意,我都統統摺疊起來。如果醉月樓到現在還沒有利潤一直虧本,那麼,這門生意就沒有做下去的必要,我會着人審查賬本,你交代賬房,過幾天我讓人來接手。」 胡興沒有想到胡歡喜這樣說,他說沒有利潤的時候是怕要分紅利給公中。 因為老爺子有規定,但凡是公中出資開設的生意,都必須把利潤的五成歸公,這些年他一直都對老爺子宣稱醉月樓沒賺錢,老爺子其實不信,但是,便當做是給二房的補貼,加上他也不會來醉月樓查驗,所以就糊弄過去了。 但是,這個胡歡喜可不是老爺子,她接管鼎豐號之後,手段狠辣,但凡沒有利潤的生意,她手起刀落便斷了。 子安勾唇笑了,其實從胡興否認今天有買過小丫頭,她便知道他在撒謊。 一個人若是在撒謊,就算這個謊言說得多麼完美,但是臉部表情和身體語言都會出賣他,子安曾副修心理學,所以一眼看看出胡興在撒謊。 他否認,胡歡喜沒有表示出懷疑,而是馬上相信了他,但是片刻轉移了話題,要廢掉醉月樓,對胡興而言,這是致命的決定。 所以,他不敢接胡歡喜的話,反而乖乖地把話題轉了回去,「對了,妹妹,你說要找一個丫頭,這個丫頭是誰家的啊?」 子安這才做聲,「大公子,這丫頭是我的,有人說看見被賣了進來醉月樓。」 「您是?」胡興看着子安,再次打量她,她雖然坐在這裡不做聲,但是氣勢一點都不輸給大長公主和這個小賤人丫頭。s3(); 「我叫夏子安。」 夏子安? 胡興對這個名字是真的一點都不陌生啊,或者可以說,京城的人對這個名字都不陌生,未來的攝政王妃,相府的千金,悔婚梁王卻沒有被降罪,甚至還得了攝政王和皇太后的賞識。 聽說還無端懂得醫術,跟他們家那小賤人一樣,以前就是唯唯諾諾的一個小丫頭,忽然就變得什麼都懂了。 這真是奇了怪了,最近這些女人怎麼一個個都崛起了呢? 「原來是相府千金,失敬失敬!」胡興皮笑肉不笑地說。 「大公子言重了。」子安知道胡歡喜的計劃之後,也不着急了,淡定地坐着等胡興把人送上來。 胡興問道:「夏大,有人親眼看見小丫頭被賣進了醉月樓?這個人可有看錯?」 子安搖頭,「應該是沒有錯,因為,是賣她的人親口說的,說來不怕公子笑話,這丫頭得罪了我,我便一時生氣說要賣了她,被府中管家聽到,她便以為我真的要賣了她,擅自做主便帶到醉月樓里了。」 子安這樣說,便是等同告知胡興,賣了小蓀是她的錯,和醉月樓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把人交出來,屁事沒有。 胡興聽得此言,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既然是說是真的賣進來了醉月樓,那許是花娘也不清楚的,她忙裡忙外的,怕沒注意到這些小事,要不,小可出去問問其他人。」 子 安微笑道:「就有勞大公子了,實在是我習慣了這個丫頭在身邊伺候着,換了其他人不習慣,才來叨擾大公子。」 「不打不相識嘛,大小姐不必客氣,請稍等,先喝杯茶。」說完,他對着慕容壯壯拱手,便出去了。 門關上,胡歡喜冷笑道:「醉月樓一直我都不贊成留着,早該端了。」 慕容壯壯看着她,「得了,你這樣幫本宮,有什麼要求?」 胡歡喜大呼冤枉,「公主這不是誤會了我嗎?哪裡有什麼要求?不過是順水人情。」 「不說是吧?那本宮就受了這個順水人情了。」慕容壯壯乜斜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說。 胡歡喜訕笑一聲,「還真什麼都瞞不過公主。」 她端了端神色,「是這樣的,太傅最近跟老爺子來往得甚密,且有意替太子殿下登門提親。」 「提親?不是已經有王妃人選了嗎?相府千金夏婉兒啊,皇后都下了旨意了。」慕容壯壯奇異地道。 「夏婉兒是太子妃,但是良娣良媛還是可以有的嘛。」胡歡喜淡淡地道。 子安與慕容壯壯對視了一眼,皇后與太傅真是精打細算啊。s3(); 首先讓夏婉兒做了太子的正妃,鞏固朝中的勢力,然後再娶胡歡喜為良娣,那麼,便是勢力財力都有了,有了胡家這個大水源,他們要做什麼不可以? 慕容壯壯取笑道:「做個太子良娣也好啊,日後太子登基,太子妃是皇后,你這個良娣再不濟,也能封個妃,誕下皇子,就是貴妃了。」 「得,您甭埋汰我,這貴妃也好,良娣也好,誰愛當誰當去,我胡歡喜不稀罕。」 子安微微笑,「但是,被皇后娘娘和太傅盯上了,可不好脫身啊。」 「這不,」胡歡喜努努嘴,「剛好你們找上門來,我也就有靠山了。」 「你倒是厚顏無恥,一個小丫頭換本宮這麼大的忙。」慕容壯壯哼了一聲。 胡歡喜笑着說:「生意人嘛,難免便厚顏無恥一些的,公主習慣就好。」 慕容壯壯轉頭看着子安,「瞧,她的厚臉皮比起你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這會兒輪到子安大呼冤枉了,「我什麼時候厚臉皮了?」 「你說呢?」慕容壯壯哼了一聲。 子安想了一下,好吧,她確實是厚顏無恥地拉住一大堆的靠山,但是,有人脈為什麼不用呢?這不是挺好的事情嗎?再獨立的女人,也需要幫手的,人是生活在群體社會裡,許多事情,一個人是做不來的,人脈也是靠自己的本事爭取回來的。 又或者說,有人脈本身就是本事的體現。 見子安無話了,慕容壯壯便道:「也只有本宮這麼傻了,在咱大周朝,女子多半是被男人戲弄在手掌心上,但是本宮卻被你們兩個女子一再利用,也罷,誰讓本宮心腸軟呢?」 「您不也看了一場又一場的好戲了嗎?」子安想起陳柳柳的話,不禁又好氣有好笑。 「那倒是,沒虧!」慕容壯壯大方地說。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