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懸案卷宗
懸案卷宗 連載中

懸案卷宗

來源:google 作者:愛花的鵝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冷凝霜 懸疑驚悚 白天

找到將零碎的線索串聯起來那條線,線的盡頭便是案件的真相!密室殺人!海中拋屍!這些些神秘案件的背後,往往都藏着一段獨特的故事!白天作為靈國天眼小組的組長,在疑雲重重之下,循着各種蛛絲馬跡推測真相,帶領天眼小組破獲了一件又一件神秘離奇的懸案,講述了一個又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展開

《懸案卷宗》章節試讀:

白天愣了愣,接着猛地一巴掌拍在辦公桌上:「熊四變,你特么欺負老實人呢?!」

「咳咳。」白天剛說完,李飛就對着白天擠了擠眼睛。而白天完全沒有接收到他的意思,仍然在發牢騷。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白隊長,我聽說你對我有些意見啊。」

聽到聲音,白天轉過腦袋,看到一個滿臉橫肉,身材魁梧的壯年男人站在門口。見到此人,白天情緒更激動了,一閃身來到男人身前,拳頭燃起詭異的白色光芒,朝着男人一拳揮出!

「來得好!」男人嘴角微掀,同樣打出一拳,「嘭!噼里啪啦!」

二者拳頭相撞,空中傳來一陣巨響,以二人為中心,一股白色的氣浪席捲開來,將辦公室的窗戶全部震碎。男人被擊退,往後倒退了幾步,接着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你又變強了。」

而白天也沒有再進攻,打了一拳之後心情舒暢不少,但依舊冷着臉說道:「我說熊頭啊,以後這種重大決定能不能親口跟我說,並且讓我有個拒絕的機會?」

「你自己不來參加會議,怪我咯?」熊四變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白天無言以對,開口道:「那我總有自己選擇隊員的權利吧?」

而熊四變連連點頭:「那是當然!」

「行吧,我現在就要兩個隊員。」說完,白天指了指冷凝霜和李飛:「就要他倆。」

熊四變面色一變:「李飛可以,但冷副隊不行!」

「為什麼?」白天疑問道。

熊四變語重心長的說道:「冷副隊雖為女兒身,但辦事利落,是不可多得的好料子,給了你我怎麼辦?」

「你特么愛咋辦咋辦,她還是我女朋友呢!要不然我就不幹了,這天眼小組你愛找誰干找誰干!」白天語氣堅定,寸步不讓!

而熊四變只能裝出一副痛心的模樣:「行吧行吧,誰讓熊頭我這麼寬宏大量呢,至於天眼小組的文件明天就到,到時候我會為你們發放證件。」

說完,熊四變拍拍屁股就離開了,離開時嘴角還露出一個奸計得逞的笑。而白天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總覺得自己被坑了。

隨後,三人簡單確定了一下關於天眼的情況,李飛便去遞交三人的離隊報告了,天眼作為單獨的一個小組,自然不能再用原來的職位。而冷凝霜則看着白天在紙上寫寫畫畫,很快就枕着白天的肩膀睡著了。

白天是在梳理兇案現場的線索,其中,莫飛將轉移現場,屍體拖拽,以及地面被清理掩埋拖拽痕迹三個線索畫上圈圈,眉頭微微皺起,似乎這幾件事當中掩蓋了某些東西。

而此時,白天聽到耳邊傳來陣陣輕微的呼吸聲,偏頭一看,發現冷凝霜不知何時進入了夢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而且嘴角掛着一絲晶瑩。

見狀,白天不禁啞然失笑,沒想到人前的冰山美人睡著了居然是這樣一副可愛畫面。念及至此,白天輕輕的扶住冷凝霜的小腦袋,接着彎下腰,右臂勾起她的腿彎,將冷凝霜以公主抱抱起,輕輕地放到了辦公室的沙發上。

做完這一切,白天伸手一揮,洶湧的靈氣蓋住了碎掉的窗戶,冷風就再也吹不進來了。而白天取過衣帽架上的一件灰色風衣,蓋在了冷凝霜的身上。

而白天則撥通一個電話:「查到老宅的主人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疲憊的聲音:「沒有,我們走訪了街坊鄰居,都說這家人很早以前就移居國外了,現在巡查府的同事們正在查。」

「那死者的身份信息呢?」白天追問一句。

「暫時不知曉,死者身上沒留下任何證明身份的東西,恐怕要張貼啟示才會有結果。」

「嗯,辛苦了,暫時收隊吧。」

「是。」

掛斷電話,白天總感覺漏了些什麼,目光瞟過辦公室角落裡的一個綠植盆栽,隨後猛地抬起頭,污漬!頭髮上棕褐色的污漬!

想到這,白天起身便要趕往老宅,在桌子上亂翻一通,而李飛卻折回了辦公室,推開玻璃門:「火急火燎的,怎麼了?」

「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可能是線索,你跟我走一趟。」白天簡短的回復一句,而李飛點點頭,接着撿起地上的車鑰匙:「別找了,在這。」

白天翻桌子就是在找車鑰匙,卻沒注意到剛才他和熊局長對拳的時候,氣浪將鑰匙卷到地上去了。

二人的聲音吵醒了冷凝霜,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怎麼了?」

李飛回答道:「白隊說可能發現了線索,我們要回現場一趟。」

「一起吧。」蘇小曼拿掉身上的風衣說道,而白天也沒反對,三人開着車便折回了老宅。

再次推開書房的門,除了警戒線其餘東西都被帶走了,而白天在書房裡繞了一圈,臉上表情不斷變換,隨後索性出了書房,朝着其他房間走去。

冷凝霜和白天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反正他這樣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等到找到想要的,他自然會說出來。

一連走了四五個房間,除了一手的灰塵,白天什麼也沒翻到,而就在此時,後院中一座不起眼的小木屋引起了白天的注意。

白天推開木屋的門,發現這是一個存放雜物的倉庫,倉庫中有幾個簡陋的木櫃與檯子,檯子上有一些雜亂的,銹跡斑斑的鐵棍。

看到鐵棍,白天立馬打開手電筒,不斷拿起一根又一根鐵棍仔細的翻看着,而就在二人打哈欠的時候,白天拿着一根鐵棍,大喊道:「找到了!」

「找到什麼了?」二人湊上前,看着銹跡斑斑的鐵棍,一時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白天指着鐵棍上一塊發黑的銹跡,朝冷凝霜問道:「還記得那些棕褐色的污漬嗎?」

冷凝霜露出瞭然之色:「你是說那些污漬就是鐵鏽?」

「沒錯,而且這些鐵棍都是黑色的,銹跡沾到了死者的頭髮上,這一塊上的銹跡就被蹭掉了。」

說到這,白天將手電筒射向一個側翻的木櫃:「這裡就是第一案發現場,這個柜子被移動過,應該是發生肢體衝突時推倒的,我猜測是死者在這裡被兇手用鐵棍敲到腦袋,一擊斃命。」

確實,這木櫃里的東西散落了一地,多是些無用的或者老舊的物件,而且柜子側翻的位置有明顯的移動軌跡,從地上的灰塵就能看出來。

想到這,三人仔細的用手電筒查看着木屋的每個角落,而李飛在一堆板凳的縫隙里發現了一個手機,李飛將其從縫隙里拿出:「白隊,發現一個手機。」

白天回過頭,接過李飛手中的手機,手機的屏幕已經碎裂,但好在還能開機,但是手機內屏也碎了,只有一半是正常顯示的。

開機之後,鎖屏壁紙是一張年輕女子的照片,從一半正常顯示的畫面來看,這是張照片就是死者。

找到死者的手機,這無疑是一個重大的線索,又仔細搜尋了一遍,除了一根鐵棍和手機就什麼有價值的線索都沒了。

不過這也讓破案有了些眉頭,只要藉助死者的通訊錄找出死者的身份,找到跟死者經常接觸的人,還怕找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嗎?

於是三人返回局裡,將手機送到技術部門解鎖修復,過了幾個小時,終於在早晨三人吃早餐的時候,技術部門傳來了好消息,手機已經修好了。

拿到手機後,白天翻看了通訊錄,找到備註為哥哥的一個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被接通,傳來一個焦急的男聲:「小欣,你終於回電話了,怎麼樣,一定嚇到他了,他答應了嗎?」

這話讓莫飛起了警惕心,說道:「你好,我是靈查總局重案組小隊長白天,很遺憾的告訴你,你妹妹昨天晚上已經死亡,請你到風來城法醫鑒定中心來認領一下屍體。」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晌才不可置信的問道:「我妹妹她?死了?」

「是的,對此我表示遺憾,請你儘快前來認領屍體。」白天說道。

「我知道了。」對方回答了一句,便掛斷了電話。

而白天腦海中則一直回蕩着那一句話:「他答應了嗎?」

很顯然,接電話這個人明顯知道死者的行蹤,也知道死者要做的事情,只是事情出了意外。

一小時後,法醫鑒定中心打來電話:「白隊,前來認領昨晚送來那具女屍的人來了。」

「這麼快?」白天的有些驚訝,同時也更加印證了心中的想法。

從打完電話到現在不過一小時的時間,說明了要麼死者就是風來城的人,要麼就說明接電話這個人一直都在風來城。

白天說了句我知道了,馬上到,隨後叫上李飛趕往法醫鑒定中心,而冷凝霜則繼續聯絡老宅的主人。

趕到法醫鑒定中心已是二十分鐘之後的事情,此時工作人員正在帶領他辦理手續。

這是一個長相清秀,個高的年輕男人,此時有些心不在焉,白天走上前說道:「我就是給你打電話的那個人,關於你妹妹的死我表示遺憾,但我需要問你幾個問題,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年輕男人反應過來,眼底閃過一絲慌亂,隨後點點頭:「沒問題。」

《懸案卷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