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玄幻,姜太公封仙我斬仙
玄幻,姜太公封仙我斬仙 連載中

玄幻,姜太公封仙我斬仙

來源:google 作者:我想做李白 分類:玄幻

標籤: 我想做李白 玄幻 陸離

陸離穿越至仙界後,被自己的系統要挾刺殺各個成名得道的仙尊聖帝要成為反派了嗎?雖然是反派,但是我要成為一個有格調,有原則的反派!陸離暗自下定決心展開

《玄幻,姜太公封仙我斬仙》章節試讀:

兩日後,一行人來到方諸山大石城。

這大石城久負盛名,想那東華帝君有接引之權,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街道上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想要得道成仙的修真之人、想要沾沾仙氣的普通百姓、做生意的店鋪小販,甚至還有幻化人形的妖修,真是好不熱鬧。

兩日前,寄瑤堅持要來拜見東華帝君,陸離拗不過她,只好對三公子使了些手段,讓他自告奮勇主動提出為寄瑤引薦,又在交談中得知原來這東華帝君竟然是鍾離權和呂洞賓的師傅,李淳風這次奉師命也是要拜見自己的師祖。

「嗨嗨嗨!我要是知道師傅師娘有這麼大的能耐,這麼容易就可以見到那東華老兒,我老赤還巴巴的逞能,真叫一個糊塗透頂,當初見到師傅就應該給他老人家磕頭!他老人家成仙還不是指日可待!該死!該死!」赤陽神蟒拍着腦門一臉懊悔。

「好了,你別給他拍馬屁了。」寄瑤說道,「見到帝君你可不能這樣放肆。」

「師娘啊,我們這些妖修,想巴結那東華老…帝君都巴結不上,嘿,這真叫青石板上栽蘿蔔–沒門!哪兒還敢在他面前放肆?」

寄瑤噗嗤一笑,又對他小聲說道:」還有,不要在人前叫我師…師娘,我們還沒…還沒…成…「最後的親字聲若蚊蠅。

赤陽神蟒拍着大腦門回道:「這有勞什子關係,不是他娘的早晚的事兒!」

陸離沒聽清他們說話,轉頭問道:「你們在說什麼?」

赤陽神蟒剛想回答,寄瑤瞪了他一眼,搶着道:「我說要你見到帝君之後可不要這般不知輕重,要拿出個晚生後輩的樣子來。」

三公子聞言,說道:「不是我吹牛,每天來拜會我叔他老人家的散仙都能排出幾里地,要不是有我這層關係在阿,你們想遠遠的瞧他老人家一眼都要等上好幾天!」

”好吧,我信了,你就吹吧! ”陸離撇嘴道。

三公子哈哈一笑道: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可以問問老赤啊。 ”

”哦? ”陸離望向赤陽神蟒。

赤陽神蟒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說道: ”那倒是真的,我師兄當年早已經修成地仙大圓滿境界了,他來到這個石頭城,嘿嘿,你們猜怎麼著?整整等了三年,都沒有見到這東華老… ”

他發現寄瑤在瞪着他,繼續說道:「三年都沒能見到東華…帝君啊!後來他一賭氣,跑去五方山佔山為王,逍遙快活去了,不受這勞什子氣了。」

赤陽神蟒說起往事來滔滔不絕,什麼他師兄乃是一條耀金神蟒,一身的金鱗猶如黃金打造一般,在五方山佔山為王之後,那些拜訪他的散仙見他實在太威猛了,不敢與其爭鬥,紛紛退讓。

眾人聽的津津有味之時,李淳風卻向三公子問道:「不知道我們何時才能見到師祖他老人家?」

三公子回道:」放心吧,這不是有我呢嗎,我先帶你們去我們木家安頓一下,然後就去通稟我叔他老人家。」

「那麻煩三公子了。」李淳風當初可是全校的焦點,現下的落差使他內心酸酸的。

陸離摩挲着手掌看似不經意的問道:「木三兒,你不會耍什麼花樣吧?」

木三公子心下一緊,趕忙擺手道:「那怎麼可能,我木三公子向來光明磊落,從不出爾反爾。」又色眯眯的偷瞧了一眼寄瑤,繼續說道:「況且…況且東海龍王他老人家和我們木家交好上千年,更況且這位李兄還是我叔的親徒孫,我能耍什麼花樣!」

他又忽覺李淳風按輩分應該叫他師叔,便看了李淳風一眼。

陸離卻心想:但願你耍什麼花樣,正好我找個借口把那東華老兒宰了,但想到寄瑤為他成仙的事情如此上心,又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唉!陸離嘆了一口氣。

正在這時,幾名騎馬的闊家子弟迎面而來。

其中一名領頭的公子哥見陸離等人身穿樸素衣服,面露不屑的掃了一眼,轉頭朝木三公子招呼道: ”哎呀,三弟,你怎麼才回來。「

「二哥。」

原來是木二公子。

「快跟我走!正愁找不到幫手呢!」木二道。

「怎麼回事啊?」木三問。

「家裡鬧了刺客了,娘被擄走啦!」木二急道。

「啊?還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嗎?」木三急忙搶來隨從的一匹馬跟着木二就沖了出去。

陸離等人沒辦法只好跟在後面。

”二哥,我們去哪兒呀? ”木三問。

「我早就打探清楚啦,就在東城外的樹林子里,咱們現在趕過去正好,等抓住那刺客之後,咱們將娘救出來,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那該死的刺客。 ”木二氣憤填膺的說道。

”二哥說得沒錯! ” 木三附和。

”走。 ” 木二招呼一聲便策馬狂奔。

待陸離等人追到城外一片樹林附近,只聽遠處傳來陣陣打鬥聲,不少人還發出叫好聲。

眾人走近觀瞧,見木二正與一白衣女子打鬥,那白衣女子長相俊美絕倫,一雙水潤眸子清澈透亮,彷彿是清晨的露珠,閃爍着迷人的光澤,而且她身上隱隱散發出淡雅脫俗之氣,讓人感覺十分舒服,不禁心生好感。

眾人見木二公子招式狠毒,招招欲置敵於死地,紛紛替那女子捏了把汗,而那女子卻遊刃有餘,時而攻擊,時而反擊,時而險象環生,但每次總是能躲過。

木二公子見此情景,不由心中焦急,心中暗恨:這小賤人果真是狡猾多端,居然如此難纏,自己一時之間還真是拿不住她!

就在這時,突然間白衣女子腳下踩着奇怪的步伐,身體如同風擺柳條般搖擺起來,她的手臂舞動着,手掌拍向木二公子的胸口,木二公子一驚,連忙用自己的雙劍抵擋,只聽鐺的一聲響,白衣女子手掌的攻擊被阻止,木二公子趁勢將自己的劍橫在胸前,擋住了對方的進攻。

而白衣女子的腳步又開始移動起來,手臂舞動着,一道道白色的光點從她的手中射向木二公子。

木二公子不敢怠慢,連忙用劍格擋,只聽砰的一聲,木二公子連退幾步,臉色一變:好霸道的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