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呵呵,真沒想到父皇這麼怕趙至誠,難怪你會被他欺壓這麼多年。」
李懷逸的話充滿了譏諷,讓君上太陽穴突突的跳。
縱然他不是個殺伐果斷的君上,在處理趙家的事上軟弱了幾分,但他也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天下百姓。
萬沒有當兒子的這麼奚落自己的份。
「懷逸,你這話過了。」
李懷逸氣哼哼的在一旁,不顧君上都還站着,他便直接拉了把椅子坐下來。
「朕剛才說了,朕不能因為私仇不顧萬千百姓。你沒有悲憫之心,如何……」如何做一個愛民如子的帝王。
這話,他險些脫口而出。
看到李夜璟,他的話又吞了回去。
君上深吸了一口氣,道「即便要暫時放過他,但也得給他個下馬威。璟兒,朕想聽聽你的看法。」
李夜璟淡淡的瞥了一眼李懷逸,開口道「正如父皇所說,那趙至誠一臉死氣,想來是活不了多久了。就算判他個秋後問斬,他能不能活到那時候都難說,所以,兒臣以為沒必要逼得他狗急跳牆。趙家,確實不值得我東池國的將士們為他們陪葬。」
這些話原本不想從他的嘴裏說出來,可既然已經安在他頭上了,他也只能說了。
「嗯,然後呢?你覺得趙至誠的話有幾分可信?」
趙至誠的意思,為了不生靈塗炭他選擇認輸,打算辭官養老,還政於君。
他自己沒幾天好活了,他死之後,兒孫們都是些不成氣的,他會留下遺言,不準趙家子孫再入朝為官,希望君上能看着昔日趙家忠肝義膽有着從龍之功的份上,饒他們性命。
往後趙家只是普通百姓,不會再對皇權造成任何威脅。
趙至誠已經做出了讓步,若是可以,君上也不是非得趕盡殺絕,一切以江山社稷為重。
可就怕趙至誠嘴裏一套,背後一套。
李懷逸這邊是一百個不樂意的,不看到趙家滿門在菜市場身首異處他不甘心。
李夜璟這邊,他覺得怎麼都行,他不怕打,當然,不打更好。
「我都聽父皇的。」
君上「……」
「朕想聽聽你的意見,你別總是說聽朕的。」
李夜璟想了想便道「如果父皇想打,那就以迅雷之勢立刻將趙家滿門押赴菜市口斬首示眾。錢大人劉大人他們也不能放過,忠心於趙氏的人,都得以最快的速度一鍋端。」
君上吸了一口涼氣,要死那麼多人,他不太樂意。
「朕也想將他們殺了乾淨,可是他們都正處重要職務,少了一兩個還行,少了一大群朝廷還怎麼運作,得亂啊。此時正處你四弟與北荒人講和的重要時刻,萬一北荒人得了消息,知道咱們又內亂了,那還不得趁火打劫?」
李夜璟淡淡的笑了,「豈止是北荒人會趁火打劫,怕是想要趁火打劫的小國們多了去了。」
說著,他又轉頭看向李懷逸道「大哥,要是真到了這時候,你可不能再躲懶了,三弟我知道你熟讀兵書,功夫也不錯,不然你怎麼能將趙氏從趙忠手裡搶過來呢,是吧?」
李懷逸驀地一怔,隨即又冷哼一聲「三弟真是厲害,看來,沒少在我身邊安插眼線吧?」
「不敢不敢,沒有大哥的眼線多。」
君上「……」
「說著趙家的事,你們兩個怎麼夾槍帶棒的吵起來了?你們是自家兄弟,萬不可傷了和氣。朕在你們小時候就常教導你們,萬萬不可走了上一代的老路。自家兄弟互相殘殺,偏叫一個外姓人佔了便宜去,值得不?」
兩人互瞪一眼,這才不說了。
「不過璟兒說得對呀,殺人容易救人難,東池國再也經歷不起一場大規模的內亂了。咱們和趙家斗得你死我活,讓外人佔了便宜,那更不划算。」
李懷逸冷笑道「既然父皇已經決定了,又何必再說?」
一旁的李夜璟開口道「趙家這棵大刺不是能瞬間拔掉的,拔得過於迅猛,也會給自身留下一個血窟窿。父皇也可以順水推舟,先准了趙至誠的辭呈,讓他回家養病去。若是他三月內死了,後人又能安分守己,放過他們也無妨。若是不能,父皇再一一除之,也不會落人口實。畢竟大伙兒都知道,趙家確實拿了頭一份的從龍之功,想來父皇也不願意被人說忘恩負義吧?」
李懷逸聽着他的話,驀地笑了。
小三子什麼都不知道,當真以為他們願意受那份從龍之功嗎?
李夜璟不高興,看老大越來越不順眼。
他這人不慣着誰,當場就懟了回去,「大哥,不知我哪裡說得不對,讓你嘲笑。」
李懷逸「……」
「哼,趙至誠幹壞事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你懂什麼?」
李夜璟淡淡道「既然我還沒出生,那我確實不知道。不如大哥來跟我說說,到底他幹了什麼壞事,讓大哥非逼着父皇拿東池國的未來去拼?」
「你……」他的殺母之仇,說出來李夜璟也不能感同身受,說不定還得笑話自己為了一己私仇拿將士們的命去報。
所以他憋了半天沒說。
君上又出來打圓場。
「你們兄弟二人能不能省省?大事要緊,不要為了一個外人傷了和氣。」
李夜璟輕蔑瞪了李懷逸一眼,繼續說「雖然咱們現在不殺趙家滿門,但是也不能輕易放過他們。趙家與廢后裡應外合操控選秀之事,可以直接安在趙毅與廢后身上,殺他二人即可。至於趙家的爪牙,本身就沒幾個乾淨的,有了替代他們的人選,就可以挑他們的毛病,再徐徐除之。如此一來,雖說不如集體砍頭來得痛快,但不會傷及東池國根本,也不會對百姓造成影響。」
李夜璟的主意正合君上的意思。
他要的就是付出最小的代價將事辦成,如此最好。
「好,那就按照璟兒的主意去辦。」
李懷逸咬牙切齒,報不了仇,還被一個庶出的搶去了風頭。
他看着父皇看李夜璟的眼神,心中越發擔憂。
父皇對小三子分明是越來越滿意。
……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