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大公主既然將這玉符交了出來,證明她現在是向著宥兒的,之前因為她那一母同胞的廢太子,大公主雖然算計過齊宥和珍珍,畢竟沒出什麼大事兒,從前的事情,臣妾也不想追究,便一筆勾銷了吧。」宸貴妃低聲說道。 皇帝聞言忍不住握住了宸貴妃的手:「朕知道,你這人最寬和大度,立你為後,乃朕之幸。」 宸貴妃聽了之後,雞皮疙瘩都差點起來了。 她又不是不知道,皇帝這人最是護短,特別他的兒女們,皇帝袒護至極。 大公主當初雖然幫着廢太子算計齊宥,可廢太子和他的王妃都已經死了。 在皇帝心裏,他們已經付出了足夠大的代價,加之大公主又得了肺癆,皇帝不可能再因為當初那點事處罰女兒。 這兩年,皇帝雖然沒有去見大公主,但私底下給的賞賜可不少。 宸貴妃也不想因為這個和皇帝鬧翻。 別看他們現在就和民間夫妻一樣相守着,可他畢竟是帝王。 「廢太子是大公主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大公主當初偏袒他,也在情理之中。」宸貴妃說到此,臉上露出了笑容:「不過,大公主是個拎得清的,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哪怕她再護着廢太子,也沒有跟着他一塊造反,更沒有用這一千暗衛來對付宥兒。」 「不錯,慧兒再糊塗,也是知道大義的,她如今把這玉符交出來,朕心甚慰。」皇帝笑着頷首。 「那玉符,臣妾就讓珍珍先掌管了。」宸貴妃笑道。 「東西是你的,你想給誰就給誰。」皇帝笑道:「等你成了皇后之後,朕就冊立齊宥為太子,珍珍到時候就是太子妃,掌管着玉符,也沒有違背祖制。」 「多謝皇上。」宸貴妃見皇帝答應了,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做母親的,當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好,有那一千暗衛在手,珍珍和宥兒無論做什麼,都方便了許多,起碼不缺人手。 「祖父、祖母,快來陪惇兒放風箏。」不遠處,惇兒邁着小短腿,一邊追着太監手裡的風箏,一邊大聲喊道。 皇帝聞言正想過去,小太監梁儉卻急匆匆跑了過來,一邊行禮一邊道:「啟稟皇上,六公主進宮了,正在乾元宮等皇上。」 「她來做什麼?」皇帝聞言頓時眉頭緊皺。 仔細算起來,他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這個女兒了。 說不想,那是不可能的。 當初,六公主為了嫁給唐忠寧,鬧了不少幺蛾子,也讓皇家丟了很大的臉面。 皇帝那時候才知道,他寵愛了很久的小女兒,完全不是他印象中那個嬌氣又善良的姑娘,那丫頭又不講道理,又心狠,簡直不像皇族公主。 可不得管皇帝對這個女兒再不滿,那也是他的親生女兒。 「六公主許久沒有見皇上了,定是想念皇上,特意進宮來給皇上請安。」宸貴妃笑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六丫頭是個無利不早起的人,她今日進宮來請安,定是有所求。」皇帝皺眉道。 「那皇上……不見?」宸貴妃笑着問道。 「見還是要見的,她雖然做了許多錯事兒,但最近這幾個月起碼消停下來了,沒有再給朕惹麻煩,沒有給皇家丟臉。」皇帝故意板著臉說道。 宸貴妃知道,皇帝這是想女兒了,不過也沒有拆穿他。 「皇上,要臣妾陪着您一塊去乾元宮嗎?」宸貴妃笑着問道。 「不必了。」皇帝搖了搖頭:「你在這陪惇兒便是。」 他只是去見女兒,又不是什麼讓人畏懼的事,若還要媳婦陪着,那也太丟人了些。 「好。」宸貴妃笑着頷首。 顧書林伺候皇帝多年,十分有眼力勁兒,已經讓人把龍與抬來了。 宸貴妃看着皇帝遠去的背影,忍不住搖了搖頭。 六公主肚子里的孩子,差不多有七個月大了吧。 哪怕穿再寬敞的衣裳,也是遮不住的。 這宮裡,不知道六公主身懷六甲的,恐怕只有皇帝一人了。 這事兒,皇帝身邊的貼身太監們沒有稟報,宸貴妃自然也裝作不知道。 不過讓她有些想不通的是,再過兩三個月,六公主腹中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唐忠寧為何還不進宮請皇帝為他做主? 皇帝回了乾元宮後,大步進了寢殿,他故意沒有去看迎上來的六公主,等坐到羅漢榻上後,才撇了自己這女兒一眼。 結果這一看便嚇了一大跳。 「你……你這肚子……」皇帝看着六公主,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六公主今日進宮,原本是想向自家父皇坦白一切,告訴父皇,自己現在已經不愛唐忠寧了,她腹中的孩子是顧銘的,和唐忠寧半點干係都沒有。 這兩個月,顧銘一直死磨硬泡,六公主也軟下來了。 和離就和離吧,離開了唐忠寧,她才能給顧銘,給即將出生的孩子一個名分。 可此時,見自家父皇如此震驚,六公主也明白了一件事兒。 父皇並不知道她有身孕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父皇也不知道這個孩子是顧銘的? 怪不得父皇最近這幾個月不曾派人請她進宮。 她原本想着,自己養個男寵,又有了男寵的孩子,父皇肯定十分生氣,要把她叫進宮好好教訓的。 她一直在等,沒想到是她想多了。 「父皇,女兒有身孕了,孩子再過兩三個月就要出生了。」六公主看着皇帝,笑着說道。 「這……這也太快了些。」皇帝一點兒防備也沒有。 他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你和唐忠寧已經有孩子了,怪不得這幾個月,你們沒有鬧騰了,前些日子,朕吩咐唐忠寧去辦差時,還特意問起了你,那小子說你近日身子不錯,朕還想着,你們夫妻二人之間的關係和緩了不少,沒想到……你們居然給了朕這麼大的驚喜,唐忠寧那臭小子竟敢藏着掖着不肯說。」 「父皇別怪他,是我不讓他說的,女兒之前不懂事兒,做了許多讓父皇讓皇家蒙羞之事,這些日子女兒一直在反省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覺得無顏面見父皇。」公主看着皇帝,兩眼含淚道。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