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醫女玉霞之濟天下
醫女玉霞之濟天下 連載中

醫女玉霞之濟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綠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向安全 殷玉霞 穿越重生

二十一世紀的優秀女醫生殷玉霞意外死於一場醫鬧之中,醒來後發現自己穿越成了一個被遺棄的女嬰,幸運地被葉銘仙人收養,並在成長過程中重操舊業,開始了自己在古代的行醫生涯本以為日子就這樣風平浪靜,誰知偶然之中救治的兩名男子竟然打破了以往的平靜的日常隨着師傅的失蹤、師兄的殘疾、火燒青龍山……一件件撲朔迷離的陰謀正在揭開塵封已久的身世之謎,一邊是從小照顧自己的師兄,一邊是自己傾慕的君王,困守在其...展開

《醫女玉霞之濟天下》章節試讀:

「你是什麼人?
為什麼會在這裡?」
—————
「哦。」
紫衣男子這才回過神兒來,趕忙解釋道:「在下是青龍城的吟遊詩人楚江連,只記得正逢着閑暇之時便想着到青龍山游賞一番,可我明明記得我還沒走到青龍山啊,怎麼會昏倒在山腳?」
「吟遊詩人?」
殷玉霞打量道:「可你這身裝扮……可是一點都不像是個吟遊詩人啊?」
說著,慢慢上前兩步,輕輕佻起楚江連的下巴,面露狠色地說:「說!
你究竟是什麼身份?
!」
木子矜從未見過這樣的殷玉霞,他一直都覺得她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卻沒想到有一天,她會先自己一步起疑心地懷疑別人是否撒謊,剛才他差點就信了楚江連的鬼話!
「誒?
姑娘。」
楚江連有些措手不及,他沒料到這個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小姑娘竟有如此膽識,只好結結巴巴地說:「呃……我……我真的是吟遊詩人啊?」
「首先,你身着紫袍,」殷玉霞起身,圍着楚江連轉起圈子來:「你的衣服上綉着精美的花紋,而從紋路可以看出來,這是昂貴的蜀綉,若你真是吟遊詩人哪裡有錢財專門買蜀綉。」
「其次,是你腰上的玉佩,若你只是閑暇時而流浪至此,怎會帶着如此昂貴的玉佩?」
殷玉霞微微挑眉。
「最後……你身上絲毫沒有吟遊詩人的氣質。」
「誒?」
剛想感嘆殷玉霞在短短時間內就能把這個人觀察地這麼清楚,最後這句話可是讓木子矜一下子沒緩過神兒來,這算什麼理由?
「噗。」
楚江連竟是笑了出來,似乎是動作幅度大了點,不小心扯到了傷口,下一秒又發出「嘶。」
的聲音。
「你最好如實交代。」
殷玉霞嘴角上揚,「否則,這蛇毒的解藥,我可是不會繼續給你的。」
「哇,你這個人,一個姑娘家家的竟是如此蛇蠍心腸?」
楚江連苦笑道:「居然說我沒有吟遊詩人的氣質,真是過分。」
「哎,也罷,在下楚江連,」楚江連整理了下袖擺,拱手做輯道:「青龍城南宣王的長子是也……多謝姑娘救命之恩,剛才的隱瞞是因為不想暴露自己身系皇族的身份,還請姑娘莫要見怪。」
「所以現在……姑娘可以把解藥給我了嗎。」
幾乎是苦苦哀求狀的楚江連一臉無辜。
若不是看這人的服飾搭配是皇族的模樣,這舉手投足間可真是一點皇族的氣質都沒有,原來歷史書上的畫像都是騙人的。
殷玉霞這樣想着。
「喏。」
她掏出一把回魂草,說:「這一把回魂草你先帶回去,想必公子府上定是有御醫值守,你且把這個給他,他自然會明白該如何做。」
「謝姑娘。」
「等等,你剛才說你是南宣王的兒子?」
木子矜突然的打斷讓他們都嚇了一跳。
「呃……是的。」
楚江連回答。
「那似乎也就可以說得清楚為什麼你會昏倒在山腳,而後又被蛇咬了。」
木子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這青龍山山腳處一般是不會有人造訪的,」其實殷玉霞判斷楚江連身份的時候還有一個重要的依據,也就是……「可我們是在山腳看到你的,而且那時你已奄奄一息,所以說。」
「有人想害你(我)。」
三個人幾乎異口同聲。
「沒錯,他們先把你擊倒,或是先前讓你在不知不覺中服下了什麼葯,致使你昏迷,而後在放毒蛇叮咬你,再將你丟在山腳自生自滅。」
殷玉霞一字一句地開始推理。
「可是……既然有人想害他,為何不直接殺人呢?
那樣豈不是更簡單?
丟在山腳的話萬一被人救起,那這性命不就還保留着嗎?」
木子矜疑惑地問。
「呵。」
楚江連似乎早就想到了什麼,他無奈地笑着說:「若我失蹤,家父定是會四方找尋,若我死在山腳,最後的定論一定是『貪慾玩樂,失足於青龍山山腳,中蛇毒而亡』這樣的死無對證的結局。」
「皇宮裡的枉死,大多如此。」
殷玉霞沉默地打量了楚江連幾秒,若是剛才覺得這人渾身地痞流氓、插科打諢的氣質,那現在卻是多了三分的悲傷和難忍……
想到自己這一世,剛出生還沒一個時辰就被生母以「不是皇子」為由丟棄掉,殷玉霞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且趕回吧,」殷玉霞微微嘆氣,「回去趕緊調查一下究竟是什麼人想要至你於死。」
「不,」還沒等殷玉霞說完,楚江連就否定了她的建議,「我現在不能回去,現在回去不但找不到殺害我的人,還會給他們準備下次謀殺的機會。」
「那你要如何?」
「我要暗中調查,並慢慢地等待結果,」楚江連認真的說:「只要我假裝自己真的已經死掉,他們就越會掉以輕心,越容易路出馬腳。」
「你只要在這期間不放過任何一處蛛絲馬跡,就可以找出幕後指使嗎?」
木子矜接話道。
「正是,」不知是不是錯覺,楚江連總隱隱感覺木子矜對他有種莫名的敵意……
「所以,還請二位隱士做好人做到底,收留我幾日吧!」
楚江連「噗通」一下癱軟在地,完全沒了剛才認真地模樣,拂袖扮成柔弱女子的模樣,嚶嚶道:「哎,我真可憐,就這樣被奸人盯上了,你們一定要幫我啊……嗚嗚嗚。」
「呃。」
殷玉霞和木子矜兩人滿頭黑線,無奈地攤攤手。
若是留他在這裡,師傅回來定是會怪罪,若是不留,他一個人也很難……
「不如。」
殷玉霞想起了自己在山腰蓋的那個秘密基地,「公子若是不嫌寒舍簡陋,閣下不如隨我來。」
說著便準備攙起楚江連,帶他到秘密基地去,卻被木子矜搶了先,他一把拽起了伏在地上的楚江連,像是不想讓這個陌生的男人碰到殷玉霞分毫似的。
不一會兒,三人便到了殷玉霞的「秘密基地」,說是秘密基地,只是很久之前殷玉霞在採藥時,為了偷懶,自己用一些瓦片樹枝搭起來的簡易小屋,雖說殷玉霞經常來這裡,但畢竟只是一個臨時歇息的地方,自然是簡陋不堪。

《醫女玉霞之濟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