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憂民
憂民 連載中

憂民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南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余恆遠 余福 軍事歷史

名為余福的現代青年穿越到一個同為余福的少年身上制度森嚴的古代王朝,令人嚮往的江湖俠客,又會發生怎樣的故事……戰爭的屠殺,天災的來臨,萬民的哭喊,這一切余福又是否會袖手旁觀,又會發生怎樣的抉擇……展開

《憂民》章節試讀:

幹完活兒也算是到了吃飯的時間。

飯雖然並沒有多好,但好歹是看到了大米,胡天翼倒是吃了不少,余福也吃了一些。

菜品也都是一些野菜,而且古代沒有那麼多的調料,滋味是可想一般,反正沒有什麼油水。

余福也是在現代吃過好東西的人,再看看眼前的吃食,不禁搖頭感嘆:「古代底層人民苦啊!」

吃過了飯也就被帶入了休息的下房,一個房間住四個人,除了余福和胡天翼又有兩個人被安排到了這裡,一個叫王五一個老實的鄉間漢子,還有一個叫曹博的。

此人身形倒很瘦弱,倒像一個書生。但其一雙眼睛,猶如桃花,很是好看,但配上這副普通男子面容,確是有些奇怪。

余福與兩人點頭問好,便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地方。

胡天翼倒是和兩人攀談了起來,東扯一句,西扯一句。

男人之間的談話無謂於就那幾樣,府上的丫鬟有多好看,哪個丫鬟屁股大好生養,倆人還因為心中人選不同奮力爭吵。

曹博對這方面好像沒有什麼興趣,余福中間插了一嘴,「你怎麼凈說丫鬟也沒說說今天看到的府上千金。」

你小聲些,「要是讓人聽着咱們私下議論的小姐,是要被打板子的。」而且人家身份是多麼金貴,那是咱們可以配得上的,兩人說到這裡都顯得有些落寞。

余福聽到他們在自慚形穢,不禁想和他們說說自己的理解。

我並不同意你倆所說,「我認為人的地位可以不平等,但人的人格一定是平等的。如果你自身都看不起自己又何談尊嚴。」

更何況我認為人的生命沒有貴賤之分,你胡天翼,你王五。

只要你們與誰互相真心喜歡,就沒有什麼配不上,而你們所討論的丫鬟也並不比他人低上一等,只不過苦一些。

千百年之後一定是一個人人平等,上位者不能隨意殺害底層人民的性命,底層人民也會幹預上位者的決定,沒有階級之分,能夠平等的對話。

余福看着胡天翼和王五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

嘆了口氣,唉!你們就當我發神經好了,你們繼續聊,我先去睡一會兒。

但余福沒有看到,在余福侃侃而談的時候,本來在一旁休息的曹博,卻是聽的最為認真,眼中卻是神采連連,不由得瞅了瞅側躺着的余福。

躺下的余福心中也是暗暗後悔,幸虧剛才沒有再往下延伸,這要是傳出去不得按妖言惑眾被抓起來砍頭。

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兄弟,我會珍惜你的,以後可不能在人前亂說話。」

第二天一早便開始打掃房屋,余福和曹博被安排去打掃房梁,打掃了一大半兒。打掃到正中心的高處,卻是差了一塊兒距離。

來,「曹兄,我給你做人梯,把這一塊兒打掃完,咱們好去休息。」

余福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蹲了下來。

曹博連連擺手後退,不不,咱還是拿個梯子吧!

你個大男人跟個娘們兒似的,拿梯子多費事兒。余福上前抓着曹博的腰就小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嘿!你別說你這糟漢子身上還挺軟乎,手感還挺好。

曹博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在余福的脖子上了,而且他的雙手還放在自己的腰間,居然還捏了兩下。

腰間傳來的異樣感覺讓曹博臉刷一下變得通紅,竟然不知道該幹些什麼?

余福用手晃悠晃悠騎在肩膀上的曹博,「喂?別愣神兒了,雖然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重,但是我也挺累的,快乾活兒。」

說著把掃帚遞了過去。

哦!哦,知道了。

曹博這才反應過來。拍了拍臉,接過余福手中的掃帚開始打掃了起來。

這個場景不禁讓他想起了年少時,父親也是這麼的背着自己,那時候自己還不用想的那麼多。

但隨着一場變故,一切都不復從前。

想着想着,總算是打掃完了。

行了!別在肩膀上坐着了,你要是個女的還行,關鍵你還是個男的,還是一個長的磕磣的男的,除了身上挺軟乎,別的一無是處。

說著又掐了一下曹博的腰,曹博的臉刷一下又紅了。

你,你,快放我下來。下來之後死死盯着余福。心想:「這要是在外邊兒你敢碰我,早給你殺了。」算了,算你運氣好。

余福還以為自己掐他腰給掐生氣了那,不過這手感確實不錯。

想着就上前去架曹博的脖子,就像關係好的朋友一樣,來個勾肩搭背,結果被曹博一腳給踹開了,余福也沒惱。

摸了摸腦袋,難道這兄弟怕高?搞不懂!搞不懂啊!這要給現代一定拉他去蹦極,雖然我也不敢。

吃飯的時候聽府裡頭的幾個丫鬟竊竊私語。

你聽說沒?「今天晚上在長明湖的畫廊上舉行詩詞歌會,聽說好多名人都會出席。」

嗯,我聽說了。

聽說是花魁李旋芷舉辦的,而且能答上她題目的男子會被滿足一個要求。

好多名人才子都會前來參加詩會,聽說咱們少爺今晚也會前去。

咱們少爺不是後天就要成親了嗎?

那是花魁唉,別說少爺,就連我也想去看一看,不過光入場費就需要十個銅板。

唉!都快趕上我十天的工資了。

余福聽了確是眼前一亮,詩詞,歌會,畫廊,花魁,每一個都聽着格外誘人……

喂,你們倆走不走?到了晚上休息的時候咱們就去看看熱鬧。

俺就不去了,俺掙的這點錢得拿回去補貼家用。王五剛才還很嚮往,不過聽到價格便低下了頭。

曹博也有些意動,就胡天翼最積極招呼着要去看熱鬧。

既然咱們住在一起就是緣分,走,咱們晚上去,你們的入場費我出。

其實這兩天余福也沒掙到四十個銅板,但他還是覺得只要自己想掙錢憑着現代的知識儲備易如反掌。

曹博倒是沒說什麼,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余福,王五倒是連連擺手說不。

不,不……我,不去就行了,不要浪費你的十個銅板。

余福雙眼一瞪,「是不是不拿我當朋友?」王五跟余福對視了一下,便把頭低了下去。

好吧!謝謝。

心裏想到:「你把我當朋友。我也認你這個朋友,今天這十個銅板雖然不多,等我以後能幫上你的,一定幫你。」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認可的朋友。余福並不知道自己無意之間結交了一個真正的兄弟……

《憂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