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
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 連載中

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

來源:google 作者:長壽不會飛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葉萊 遊戲動漫

【輕戰鬥,輕主線】一覺醒來,葉萊發現自己來到了提瓦特,剛開始的他非常慌張,在確認了自身情況後逐漸冷靜下來「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自己做主」葉萊一臉認真,看着眼前坐成一圈的朋友們「這次我可不會再那麼被動了,乖乖入網吧!」抓獲熒妹,穿越時空......葉萊開始暢遊提瓦特展開

《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章節試讀:

蒙德

自蒙德城被人們從舊貴族的手下解救出來,這個國家便被世人稱為自由城邦。

身為蒙德居民都相當自豪,認為這是象徵著自由和洒脫,因此也十分痛恨舊貴族的殘黨。

這也導致平時優菈的生活體驗非常不好,畢竟在蒙德像葉萊這種,完全不在乎什麼舊貴族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但洒脫如她,浪花騎士一直都裝作不怎麼在意。

「阿貝多被旅行者拜託去璃月,跟一位叫申鶴的人解釋去了,也不知道那人跟旅行者什麼關係。」

優菈有點賭氣的一下下輕踢着腳邊的行李箱,看着行李箱微微晃動,臉上不由得露出笑意,同時目光看向馬車前方的蒙德大門。

那裡,兩位西風騎士斯萬和勞倫斯正例行檢查來往商販和貨物。

「您好,例......」

正常的語句戛然而止,看到馬車裡的優菈後,勞倫斯的臉色突然變得很奇怪,眼神開始有些躲閃,在向後退了幾步後,不斷用眼神示意斯萬上前檢查。

無他,看到正主心裏有陰影,都一切是他爹喜歡打賭的錯。

一旁上前的斯萬看馬車內的這位浪花騎士,聯想到那些傳言,一時間有點發怵,不過他還是根據《騎士團指導手則》里的標註開口道:

「浪花騎士您好,例行檢查,請問有沒有帶什麼貨物?」

「就這裡的一個箱子。」

優菈用腳尖將箱子往前移了移。

「裏面是?」

「都是些我的私人物品。」

優菈揚起精緻的臉蛋,像平時一樣抱起雙臂,渾身上下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根據慣例,斯萬又問了幾句,但都被優菈搪塞,便不在意的將其放進城中。

進城之後的優菈微微放鬆,拎起箱子跳下馬車,無視路邊的店鋪,快步往自家方向走去。

一般來說,外出歸來的騎士都會被蒙德居民或打招呼,或噓寒問暖,很是耽擱時間,但優菈顯然沒有這個煩惱。

因為身份特殊,一路上沒什麼人打招呼,優菈很快就來到了家門前,此時,一道喜悅柔和的少女聲音從優菈身後傳來:

「優菈,我和安柏來看你啦。」

正是從大教堂一路趕過來的芭芭拉和安柏,優菈趕緊把箱子換到另一隻手,見到這位深受喜愛的蒙德偶像,優菈心中開始有點緊張。

沒注意優菈的異樣,芭芭拉拉着安伯的手繼續道:

「安柏怕你太傷心,特意叫上我跑來看你。」

隨即她打量了一下這位浪花騎士的狀態,精神煥發,氣色相當不錯,顯然近期心情相當不錯,

雖然不用擔心其心理問題,但芭芭拉心裏有點犯嘀咕,旅行者出事了她一點影響都沒有,真是無法理解......

「芭芭拉小姐真是費心了,我沒什麼問題,只是我現在有點急事,不知道能不能稍後再說?」

由於擔心聊天耽擱了旅行者的大事,優菈此時有點急切,冰藍色眼瞳中透露着請求。

見好友沒事,安柏內心的大石頭也落了地,整個人又恢復了往日輕快:

「那我和芭芭拉就先回去啦,優菈忙完之後有事隨時找我啊。」

送走了二人後,優菈迅速鑽進房間把行李箱放在地上,自己躺在床上,笑道:

「這樣就可以了吧,現在就是像你說......」

話還未說完,房門突然被打開,床上的優菈直接翻身而起,全身緊繃的看向大門。

一位身材與葉萊相近,面容柔和的金髮少女正站在那裡。

「你就是優菈吧,哥哥在群玉閣拿的大劍,是你的武器?」

少女的氣勢席捲六面牆壁,冰冷的語氣讓房間內的氣氛格外緊張。

哥哥?這麼稱呼旅行者,那就是他的妹妹了吧......

藍色的神之眼光芒大盛,優菈周身的空氣突然下降了幾個度,窗戶上已經泛起明顯的冰霜。

見優菈不說話,少女緩步上前,身上壓抑的殺意緩緩流露而出。

正在她慢慢靠近之時,地上的箱子突然炸開,金髮少年葉萊迅速跳出,手掌輕拍,大地震顫,明明沒有神之眼,但在他的動作下,一根根巨大的石柱拔地而起,瞬息便將房子周圍封死。

「呵...我就知道...」

少女露出嫌惡的表情,下一刻,駭人的能量自她體內爆發,困住房屋的巨大石柱只是一瞬間便被粉碎。

「與其讓你走遍七國,時不時用這種幼稚的把戲來戲弄我,還不如把你現在就打包帶回深淵,關進大牢!一勞永逸!」

少女的聲音夾雜着冷笑響起,她的身形化成一道紫色閃電向葉萊衝去,

即使困獸的石柱被小老虎粉碎,葉萊依舊一臉不在意,身形急速倒退,輕打響指:

「溫迪,動手。」

剎那間,比葉萊恐怖數倍的風元素力在此處聚集,少女還未來得及的反應,便被大風帶上了高空。

巨大的風罩連聲音似乎都被隔絕在外,這一方天地彷彿被放進了名為「風」的囚籠中。

用自由的風構建牢籠,隔絕天地,這便是塵世七執政的權能。

雖然葉萊內心早有準備,卻依舊被溫迪這超越自然的偉力嚇了一跳,看着天空風牢中不斷掙扎的人影,葉萊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抓獲,熒妹一隻...」

............

在巨大莊園內,坐在木桌旁的外表瀟洒的吟遊詩人伸了伸懶腰,輕笑一聲,戳着桌上白色生物的圓臉,似是自言自語:

「要不要感謝風神的眷顧呀。」

...............

騎士團大樓內,

幾個夜晚沒合眼的代理團長琴,感受到了城內的元素波動,她猛的從椅子上站起,神色凝重,

「有人在城內使用這種強度的元素力?」

琴的腦內不斷閃過幾個能使用如此元素力的人選,最終把犯人鎖定到某位風神大人。

她嘆了口氣,疲憊的神色更加明顯,即使如此,她依舊快步往門外走去,

「凱亞,城內有異動,你留守騎士團,我去查看情況。」

見琴準備直接出門,一旁坐着的凱亞急忙開口:

「琴團長,麗莎小姐還在這裡,我還是跟你一起吧,不然,怕你嚇到。」

「怕我嚇到?」

聽到凱亞的話,琴顯得有點疑惑,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有麗莎在的話,確實不用擔心,那你跟上來。」

二人穿過街道,見不遠處眾人圍着一間房屋,便一邊快步走上前查看情況,一邊開口道:

「麻煩各位讓一下,西風騎士團來接手...欸...?旅行者?你怎麼在這?」

是夢嗎?

見到那熟悉的金色長髮,琴微微有些失神,這些天讓她沒法好好休息的元兇,此時正微笑着站在不遠處看着她。

「是這樣的,琴團長,有個『窮凶極惡』的罪犯從璃月跑了過來,為了不打草驚蛇,我配合璃月總務司演了一齣戲,這不,剛配合優菈把她拿下。」

葉萊繃著笑臉,臉不紅心不跳的撒着謊,看着眼前一臉疲憊的琴,葉萊心中止不住的一陣愧疚。

下次見面,把鍾離送的醒神茶泡給她喝吧......

「是這樣...嗎?太好了,你沒事就好,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騎士團的大家都很擔心你,特別是諾艾爾和安伯,這邊就交給我收尾,你先去處理事務。」

真是通情達理啊,再次道了聲謝,默契的跟凱亞打了個招呼後,葉萊轉身擠出人群,在人群邊緣找到了正踮腳往裡看的優菈。

「優菈,琴會留下來收尾,我們就先去晨曦酒庄吧。」

「這種時候自己去比較好吧,」

見葉萊面露詫異,優菈急忙補充道:

「我先去幫你跟安伯和芭芭拉解釋,之後再去晨曦酒庄找你,在此之前,你就好好跟妹妹多說幾句話吧。」

沒等葉萊回答,優菈就瀟洒轉身,只給葉萊留下了一個遠去的背影。

「優菈雖然固執,但也很細心嘛。」

葉萊深吸一口氣,開始溝通地脈進行傳送,光芒閃過,他便原地消失不見。

一直用餘光觀察葉萊的優菈見狀,微哼一聲,加快了步伐。

在到達最近的傳送錨點後,葉萊一路雷電加速,快速靠近晨曦酒庄,不遠處,溫迪和派蒙正在大門前等待着。

「我把她放在迪盧克老爺的地下酒窖里了,我也不可能一直隔斷她和深淵的聯繫,你有什麼想說的話就快去吧。」

溫迪一臉「快誇我」的表情。

「我不知道說什麼,反正你快去吧!」派蒙還是那副語氣。

衝著溫迪丟出一個感激的眼神,葉萊在愛德琳女僕長的指引下,快步來到地窖中,剛穿過風牆,葉萊就看到了前方被束縛起來的熒。

啊,感覺好像覺醒了什麼奇怪的屬性。

少女此時依舊不斷掙扎,見葉萊過來,像個不良少女一樣,磨着牙齒,攥緊拳頭,惡狠狠的瞪着葉萊。

「這麼龐大元素力輸出,那位風神也堅持不了多久吧,哥哥,你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有一說一,剛開始真的是出於好勝心,不過看到你被我抓住,這麼不開心,我就很開心。

「想見見自己的妹妹有什麼錯嗎?」葉萊一臉真誠。

「不是都跟你說了,旅途的終點再見嗎?你耍這種無聊的把戲就是為了說這些?」聽了葉萊的話,少女顯然有些欲哭無淚。

葉萊費了這麼大功夫,又是演戲又是求人的,當然不是為了跟妹妹亂扯的。

此時,他的面前再次出現了類似系統的任務面版:

【任務】

【抓住熒;獎勵:八極拳大成】

【頑皮的孩子就要好好管教!】

【已完成,等待領取】

呼,廢了這麼大力氣,可算是成功了,獎勵就過會再領吧,剛這麼想着,任務欄便忽的閃動,再次更新:

【解決妹妹的煩惱:清除時空蟲;獎勵:乾元換骨丹】

【當哥哥的解決妹妹的煩惱,這很合理】

【未完成】

【藥物】

【乾元換骨丹;功效:清除體內一切不詳之物,大幅度加強筋骨】

時空蟲?妹妹的煩惱?正好,一個一個問吧。

系統欄中,讓葉萊更在意的是藥品的介紹。

清除一切不詳之物?

這乾元換骨丹的功效讓他想到一位備受業障折磨的熟人。

若是這葯真像介紹的這般神奇,葉萊說什麼也要搞到手。

完成任務不僅能解決妹妹的煩惱,體現為兄的威嚴,還能幫助友人,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呢?

「怎麼會嘞,哥哥是想問你,有沒有聽說過一種時空蟲的怪物。」

葉萊儘力讓自己看起可信一點。

聽到此話,熒小臉微僵,神色明顯有些不太自然:

「你...你怎麼知道這種怪物的?」

見熒這種反應,葉萊臉上笑容更濃,就差把算計寫到臉上:

「身為雙子星,妹妹的煩惱,我當然能感受到了!」

聞言,少女的身體居然開始不自覺的扭動,即使這樣,她也絲毫沒有懷疑葉萊話的真實度,

「沒想到哥哥你居然濫用職權,我們以前說好的,你拿了星鳴權不可以私自偷看我內心。」

星鳴權?那是什麼?米哈游你壞事做盡,我怎麼不知道這玩意...

儘管內心吐槽,葉萊表情不變,沉聲道:

「不好意思,熒.那麼,時空蟲到底是個什麼?」

《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