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愛
戰愛 連載中

戰愛

來源:google 作者:風問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希辰 風問星

他,遺傳了母親的先天道胎,學習任何道法都快速無比但他,又遺傳了父親的絕世魔種,註定成長出滔滔魔氣無論天與地,無論神與魔,無論生與死希辰,那神魔一體的少年為守護心中所愛將一戰到底,永不後退展開

《戰愛》章節試讀:

五長老是功過堂的堂主,掌管弟子們的賞罰事務。

此時,五長老那張胖乎乎的圓臉正和藹和親地看着希辰。

「希辰,你擊殺了魔人,救了同門,為宗門立下了功勞,你想要什麼獎勵啊?」

五長老的面前擺放着華光四射,琳琅滿目的各種寶物,有靈器,功法,丹藥……大多數是宗門所出,但有幾樣寶物是五長老的私貨,刻着他的印記。

希辰掃了眼這些寶物,眼神一動,朝五長老抱拳懇請道:

「長老,弟子什麼都不想要,只是我的朋友受了傷,需要一元果療傷,懇請宗門助我找尋一元果。」

五長老略一沉吟:

「一元果?那可很罕見啊,嗯……我記得滄海遺迹會出一元果,這樣吧,我派幾個徒弟陪你去一趟,難得你這麼重情重義,就當做額外的獎勵吧。」

說完,五長老將帶有自己印記的幾樣寶物不由分說地塞到希辰懷中。

……

滄海遺迹數萬年前還是一片汪洋大海,有無數海族繁衍於此,後來因為一場巨變,海水退盡,陸地升起,海族或死或逃,此地化作了一塊封閉的區域。

每隔數天,遺迹外就會隨機出現幾個入口,每個入口最多只能允許十人進入,然後就會消失,直到數天後才會再次出現。

因為遺迹中出產各種外界少有的天材地寶,所以進入遺迹尋寶的人絡繹不絕,一撥又一撥,因為爭奪入口而發生的打鬥,也是時有發生。

「找到入口了,在這裡!」

一名長臉漢子擦了擦黝黑皮膚上的汗水,興奮喊道。

此人是五長老的二徒弟,名叫馬炭。

「炭哥找到入口了,快過來!」

岐山宗的眾人呼喝着,紛紛圍攏過去。

這一眾七人,除了希辰,其他人都是五長老的親傳徒弟,都是奉了五長老的命令來幫希辰的。

「炭哥,還是你眼力好啊!」

希辰一拍馬炭的肩膀,讚賞地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幾隻眼!」

馬炭嘿嘿一笑,也不謙讓,自豪地摸了摸自己額頭正中,那裡浮現着一隻眼睛的虛影,正是他的看家絕技玄虛法眼,已練至小成境界。

眾人都快活地笑了起來,他們剛準備踏入入口,卻忽的聽到遠處傳來——

「喂!前面那些人,慢着……」

破風聲中,一群氣勢張揚的人呼嘯而至。

希辰放眼望去,那群人皆穿藍白衣衫,身背長劍,個個神態倨傲,一副牛叉模樣。

一旁馬炭靠過來悄聲道:

「他們是寒光谷的人,這裏面有幾個人不好對付。」

寒光谷與岐山宗同屬正道宗門,領地接近,雖然私下裡有很多較勁,但表面上關係還是不錯的。

於是希辰點了點頭,且聽寒光谷的人有何話說。

卻見對面走出一人,長身拔背,步態瀟洒,如果不是那張蒼白臉上的狹長雙眼,眼神過於刻薄,倒也算是一表人才。

此人名叫薛冰,一手劍法不錯,在寒光谷小有名氣。

他快速掃過岐山宗眾人臉龐,一聲哼笑後,視線最後停在了馬炭身上,他隨便一拱手道:

「原來是岐山宗的各位師弟,呵,還有個熟人,馬黑,是這樣,我們有急事要進入遺迹,這個入口我們先用一下,十分感謝!」

薛冰說完,不待岐山宗的人說話,便一揮手,欲帶領寒光谷的人直接進入。

岐山宗眾人目含怒意,當即攔住入口,馬炭冷道:

「不用謝,我們也有急事,沒打算讓給你們。」

薛冰嘴角一勾,毫不在意地道:

「掃地!」

唰唰唰……

寒光谷眾人長劍出鞘,澎湃的靈力隨各式各樣的劍招噴洒,彙集成一片靈力浪潮向希辰等人衝去,儼然要一舉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馬炭等人沒想到對面說打就打,神情略有些慌張,趕忙各施術法與對面相抗,不過聲勢威力上與對面相差太多,剛交手片刻就要支撐不住了。

危急關頭,希辰突然想到什麼,連忙從儲物袋中取出五長老送的寶物分給大家。

「咦,這不是師父的困龍環嗎?對付劍修是相當好用啊,我一直想要來着。」

「哇,這是上品火雲扇,可以極大增強我火系術法的威力,希辰,你從哪弄到這麼好的寶貝?」

「這還有五顆上品爆氣丹,快快快,趕緊分了,吃了它可以一個打三個!」

……

有了五長老的寶物加持,岐山宗這邊戰力暴漲,不但頂住了寒光谷的進攻,甚至還隱隱佔了上風。

岐山宗也適時開始了精神攻擊:

「喂,你們九個人呢,我們才七個,你們怎麼打不過啊?」

「用點力,繼續給我們刮痧!聽到沒,用點力,你們沒吃飯吶?」

「嘁,你們寒光谷不是號稱冰劍雙絕嗎,看你們的劍法這麼差,你們的冰術也爛得夠嗆!」

寒光谷眾人此時本來就挺鬱悶,受到精神攻擊後當即心態就炸了,也不配合了,開始各打各的,這讓局勢越發對他們不利了,到了後來,他們甚至完全被岐山宗壓着打了。

以馬炭為首,岐山宗眾人臉上是得意的笑。

以薛冰為首,寒光谷眾人臉上是氣急敗壞,但又無可奈何。

這時,一聲輕嘆從寒光谷隊伍後面傳來。

頃刻間,一股寒意便籠罩了全場,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冷戰。

寒光谷隊伍後面,一名頭戴冪籬,遮蓋了容貌的白衣女子緩步走出。

她一直未出手,但現在她舉起了右手。

柔荑皓腕,欺霜賽雪,纖纖玉指,法訣拿捏。

「結!」

白衣女子一字吐出,一陣徹骨的寒意便籠罩了岐山宗眾人,他們的四肢幾乎在瞬間就僵硬了,他們拚命掙扎,可眨眼之間便以各種稀奇古怪的姿勢被凍在了一塊巨冰里。

白衣女子率先走入遺迹,寒光谷眾人緊隨其後。

遺迹入口關閉了許久,巨冰才砰然碎裂,希辰等人才狼狽地恢復了自由。

「那、那個女子是、是誰?」

希辰顫聲問道,嘴裏呼出的還是一道道寒氣。

「應、應該是寒、寒光谷的白雁雪。」

馬炭也不凍得抖個不停,哆哆嗦嗦地答道。

《戰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