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螻蟻有點不簡單
這個螻蟻有點不簡單 連載中

這個螻蟻有點不簡單

來源:google 作者:生如夏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嫣兒 溫良

荒古之地升起一朵紅雲,夜間萬千鬼怪浮沉,展翼千百丈的龍雀、獨角六足的水蛟、擁有世間最強大血統的五爪金龍……一切起源,只因天降神物彈丸之地的少年,背負一柄黑木劍,自大千世界的角落走出螻蟻雖弱,亦有撼天之志展開

《這個螻蟻有點不簡單》章節試讀:

寧府後山一片鮮有人涉足的區域,張太白站在寧玉成的背後,說出白日溫良與張秀態交手的場景,沒有遺漏半點細節。

寧玉成聽聞,神情沒有什麼變化,凝望着不見月亮的漆黑夜空,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只有將嫣兒許配給他了。」

「什麼時候舉行婚禮?」張太白問道。

「你明日找個算命先生,看一下什麼時候是良辰吉日,儘快把這件事辦了。」寧玉成說道。

「是。」張太白點點頭。

「嫣兒那邊怎麼說?」寧玉成多問了一句。

「一如既往,權當認命了。」張太白搖了搖頭。

「那就不用管她了,還有,過些時日,落葵會從璇蒼大宗回來,婚禮的話,就盡量安排到她回家那天吧,也剛好可以讓她參加嫣兒的婚禮。」寧玉成說道。

「行,我知道。」張太白說道。

「玉成,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剛要轉身離去的張太白,忽然停下腳步。

「當說無妨。」寧玉成說道。

「玄北域百年一次的諸侯國整合大會,馬上要開始了,你儘快站好隊,否則,寧家危在旦夕。」張太白淡聲說道。

「你的意思是?」寧玉成眯了眯眼。

「找個大靠山,方可存在。」張太白說道。

話音落下,其身影便消失在黑夜裡,只留下寧玉成一人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神情複雜。

三日後。

一輪烈日從天邊緩緩升起,炙熱的陽光穿過隨風搖擺的窗子,照射在寬敞整潔的屋內。

頓時,整個房間都變得明亮起來。

結果不出所料,溫良登上趙漢風雲榜,除了前三頁,最後的七頁里,都寫了他的名字。

關於他如何打敗諸葛青等人的細節,還有各大勢力對他的點評,以及猜測他日後能達到的成就,在僅有十頁紙的趙漢風雲榜上,其餘的七頁,都寫的滿滿當當,沒有留下一絲空隙。

除此之外,對於溫良的身份,不少人也感到十分的好奇,但是無論他們怎麼打聽,都沒辦法挖出溫良的背景,只知道這個溫良好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一樣。

也有人猜測,溫良很有可能是某個隱世家族的天才,不然,憑着這麼小的年紀,怎會擁有這麼強悍的實力。

在各種各樣的猜測中,關於溫良的身份,以及他這個人,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大街小巷,酒樓茶館,談論的焦點,無一不是此事。

不過,做為當事人的溫良,這時候根本不知道外界因為他這些事,吵得不可開交。

他此時才剛剛起床,舒舒服服的睡了個懶覺,任由紅檀為他更衣,望雪為他束髮,享受着在大山裏面從未享受過的溫柔。

想當初,天還沒亮,老太婆就趕着他進深山捕獵,老爺子跟在他的身後,除非是他快被山野精怪打死了,否則老爺子就不會出手,哪怕他面對再大的危險也一樣。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都是這麼過來的。

這好不容易出了十萬大山,不好好享受享受一下,溫良都覺得虧待自己了。

他倒是一點都不擔心老爺子和老太婆過得好不好,這兩個人不知道有多厲害,他當年被精怪咬掉手臂,就是被老太婆用草藥敷回來的,雖然手上依舊有疤,不過,並不影響手臂的靈活性。

走出房間,下人正在走來走去的忙活,他們有條不紊的布置着大婚前所具備的一切。

作為寧家的二小姐,其舉辦的婚禮,自然跟平民百姓截然不同,光是置辦婚前的衣裳和所需的禮節用具,就多達五百多項,更別提還有各種瑣碎的細節,數不勝數。

包括溫良居住的明心院,屋檐掛上了鮮紅喜慶的紅色絲綢,柱子以及牆壁粉飾成紅色,兩邊的大門貼上大大的囍字,兩邊的對聯換成新的,一眼望去,喜慶的氣息十分濃烈。

在熱火朝天的日子裏,來到了第十天,這正是大婚日期的前一天。

寧嫣兒面無表情的坐在布置好的婚房裡,看着侍女還在忙活的身影,心情早已沉入谷底,她從未想過她的婚期會來的如此之快,也從未想過自己會嫁給一個只認識不到半個月的人。

她應該是趙漢諸侯國的太子妃,是趙東升的妻子,而非是一個土裡土氣的鄉野小子,她的命運不應該是這樣的,她的丈夫,也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發生的一切,都彷彿在告訴她,接受現實,這就是她的命運。

可是,即便是她再不情願,她終究還是要嫁給她不喜歡的人。

寧嫣兒緊緊攥着殷紅色的被褥,緊咬的下唇滿是不甘。

「嫣兒,聽說你要嫁人了?」

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女音。

緊接着,一名身穿青衣,長相絕美的女子走入房間。

「大姐?你怎麼回來了?」

原本還悲憤十足的寧嫣兒,看到眼前這名青衣女子,心中的委屈再也抑制不住,起身抱住了寧落葵,像一個不知所措的孩童一般,號啕大哭起來。

「啊?怎麼回事啊?你先別哭,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我好為你做主啊!」寧落葵剛剛從璇蒼大宗回來,聽到妹妹即將成親的消息,還很高興,但看到寧嫣兒這副模樣,她心中不由得猜測,這裏面怕是有什麼她不知情的地方。

寧嫣兒趴在寧落葵身上哭了好一會,激動的情緒在寧落葵的柔聲安撫下,也漸漸平靜下來,帶着哭腔,一五一十的說出這半個月發生的事情。

寧落葵越聽越不舒服,甚至臉上都浮現出了一抹冰冷,等到寧嫣兒說完之後,一雙柳眉也不由得緊皺起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雖然是寧嫣兒的姐姐,可按道理來說,這件事,她也很難插足,尤其在她父親已然下發請柬,大擺筵席的情況下,她的話也不會起到任何作用。

可是,看到自己疼愛的妹妹這麼委屈,寧落葵也有點於心不忍,她不可能任由自己妹妹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尤其是在寧嫣兒明確表示對這個未婚夫極度不滿之後,她更加不能坐視不理。

父親和娘親都不管了,她再不管,寧嫣兒就心如死灰了。

「嫣兒,我可以利用璇蒼大宗的身份,讓父親顧忌一二,但在這的前提下,你也必須跟我一起去璇蒼大宗,這樣父親就逼迫不了你。」寧落葵緩緩說道,除了這個辦法,她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我也可以去嗎?」寧嫣兒淚眼婆娑。

「當然可以,你是我妹妹,有什麼不可以,再者說了,我此次回來,還有一個招生的目的,你到時候就跟我一起去璇蒼大宗。」寧落葵說道。

「父親會同意嗎?」寧嫣兒問道。

「他不願意,也得願意,璇蒼大宗是玄北域的三流大宗,比起趙漢諸侯國,不知強了多少,父親說不定還恨不得我把你一起帶走呢。」寧落葵輕笑道。

「可溫良那邊怎麼辦?」寧嫣兒疑慮。

「你大可放心,你現在跟我走,去好好的敲打一下你的未婚夫,讓他知難而退,區區一個癩蛤蟆,怎麼敢妄想吃天鵝肉。」寧落葵面色冰冷的說道,能讓她妹妹委屈成這樣,她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嗯,大姐,你真好。」寧嫣兒難得展露笑顏。

寧落葵摸着寧嫣兒的秀髮,起身就要去找溫良。

與此同時,明心院的溫良,享受着難得的休閑時光,雖然明天就是他的大喜之日了,但他依舊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無所事事的躺在池塘邊的竹藤椅上面,左手邊還架着一根魚竿,望雪和紅檀則蹲在腿邊,輕柔的捶起雙腿。

魚線抽動,水波粼粼,隨即整個池塘就蕩漾起一圈圈漣漪。

「望雪,紅檀,你們別錘了,站到我後面。」溫良心有所感,池塘里的這條魚,他多半是釣不上了。

「公子,怎麼了?」紅檀疑問。

「來客人了,去沏茶。」溫良淡淡笑道。

紅檀與望雪四目相對,下意識的看了看明心院的大門,可並沒有人,但她們還想再問的時候,門口已然來了兩名傾國傾城的女子。

一位身着金邊綉鸞長裙,長發披肩,肌膚潔白如雪,臉蛋白裡透紅,我見猶憐。

一位則是身穿武制青衣,飄逸的青絲束起一個高馬尾,肌膚同樣白皙透亮,五官精緻俊美。在她的臉上,近乎挑不出一絲瑕疵,再配上她那具凹凸有致的豐腴嬌軀,讓人心中只剩下四個字形容,即是傾國傾城。

寧嫣兒,溫良是見過,也不陌生,但寧嫣兒身邊那位長得禍國殃民的青衣女子,溫良就沒有見過。

不過,老太婆應該挺喜歡的,因為乍一看起來,這名青衣女子的屁股足夠大,按老太婆的話說,會比較容易生孩子。

想着,溫良摸着自己的下巴,邊打量邊暗暗的點頭,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在看着人家。

寧落葵看到溫良這毫不避諱的目光,心中的怒意變得更厲害了,她原本還想威脅一下溫良就作罷,也不想過於為難,但她萬萬沒想到,溫良居然會這麼大膽。

且不談溫良現在還是寧嫣兒的未婚夫,就是一個陌生人,膽敢這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還時不時的點頭,寧落葵就想挖了這個人的眼睛。

看來,也沒什麼威脅的必要了,乾脆直接打殘,扔出寧府得了。

寧落葵的臉上布滿冷意,隨即以極快的速度衝到溫良的面前,一掌朝着溫良的胸膛打去。

溫良一招金蟬脫殼,躲開寧落葵的一掌。

結果當然不出所料,竹藤椅轟的一聲四分五裂,竹屑紛紛揚揚的掉落。

「你幹什麼?」溫良一頭霧水,不禁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怎麼這個人突然就對他動手了,他也沒招惹到這個人啊,難道說,長得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不成?

「我叫寧落葵,是嫣兒的姐姐,嫣兒她不想嫁給你,你馬上去跟我父親表明態度,說你不想娶嫣兒了。」寧落葵很是霸道的說道。

一聽到這話,溫良心中也生出了不爽,別不說他願不願意,就是寧落葵這種近乎於命令式的語氣,就讓他感到十分的不舒服,這小妞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天王老子嗎?想讓他幹什麼,就讓他幹什麼。

「我憑什麼要這麼說?她想不想關我什麼事,我娶不娶,又關你什麼事?我不但要娶她,我還要跟她生小孩,生八個,讓她天天帶孩子。」

「你最好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寧落葵心中壓抑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溫良點着了,她還從未見過這麼潑皮無賴的人,就溫良剛剛說出口的一番話,她就基本可以斷定,這不是什麼好人。

《這個螻蟻有點不簡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