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
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 連載中

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

來源:google 作者:英英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晚 賀延

(重生年代虐渣成長女撩男)上輩子,親爸早亡,親媽改嫁,成為「拖油瓶」的蘇晚,活得謹小慎微,自卑膽怯惡毒的繼姐欺負她,搶她東西偽善的繼父,表面一套背後一套親媽總是叫她忍讓,忍讓,再忍讓忍讓的結果,卻是:她的大學名額被繼姐頂替,初戀男友成了姐夫,繼父拿着她的錢揮霍,親媽變成了後媽…在人生一團糟的時候,蘇晚認識了賀延賀延懂她、疼她、愛她,為她指引方向,給她遮風擋雨……一場飛機失事,蘇晚重回八十年代十三歲的蘇晚,看着咋呼的繼姐、道貌岸然的繼父、以及她的親媽,忍不住地直翻白眼渣渣都走開,她不伺候了!蘇晚懟繼姐,坑繼父,到鄉下認回親爺爺親奶奶,帶着叔叔伯伯發家致富蘇晚發奮學習,考第一,讀重點大學,成為飛行員,成為公司里唯一的女機長!蘇晚遠離渣男,提前找到賀延,纏他,撩他,讓他無路可退……展開

《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章節試讀:

六月底,離蘇晚給「筆友」賀延寄信已經一個多月了,但仍然沒有收到回信。

因為要準備期末考試,蘇晚也沒有將太多的思緒放到信上。如今考完試了,卻仍然看不到信的影子。蘇晚的心情變得煩躁起來。

心情不好了,總要找些事情來發泄一下的。

賀延在遙遠的首都,不能找他發泄。再說了,蘇晚也不捨得拿他來發泄。因此,只能是蘇晚身邊的人「倒霉了」。

於是,蘇晚挑了個江秀蓮不上班的時間,讓她帶自己去百貨商場買帶蘇家的禮物。

蘇晚第一次深深地贊同「購物是發泄負面情緒的最好方式」這句話。

買東西的時候,哪個貴的、哪個好的,就買哪個。

倘若江秀蓮有一絲地猶豫,蘇晚不是拿出余強軍的話來擋她,就是露出一副膽小害怕的樣子讓她愧疚。

最終,看到手上滿滿的東西,蘇晚才罷手。

從這次買東西的經歷中,蘇晚也摸清了以後要怎麼和江秀蓮相處了。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在江秀蓮身上,你不哭,不提要求,懂事聽話,她就會理所當然地認為你是沒有需求的,認為你是可以受委屈、忍讓的。

只有你哭了,她才會看知道你也會餓,你也是需要「奶」的。

……

拎着一堆東西回家時,看到余強軍那宛如豬肝色的臉,蘇晚的心情,就更加好了。

「叔叔,我的車票您買好了嗎?」

「買了。」想想車票的錢,余強軍又忍不住地肉疼起來。

這一張車票,可是花去了他三分之一的工資。再看看買回來的一堆東西…他一個月的工資沒了。

余強軍越想越恨,可卻又不能做什麼。

因為蘇晚,他已經和李副廠長的老娘搭上話了。說不定到哪天,就能與李副廠長處成哥們,到那時候,想要調去哪個部門,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余強軍心中做着美夢呢。

對於余強軍的這個美夢,蘇晚只想說:隨你蹦噠吧!國營廠子效益越來越不好,這是明眼人都能看到的事情。

……

7月2號,江秀蓮請了半天的假送蘇晚去火車站。

蘇晚坐的這趟列車,始發站是首都,終點站則是南方的羊城,沿途經過很多個城市,在每個城市的站點都停幾分鐘,讓乘客上下車。

江秀蓮將蘇晚送到寧城火車站,列車停下來後,又把她送到車廂里,交代了好些話,才回去。

蘇晚的位置,是在下鋪。

車廂里其他的位置上都沒有人,行李架上也是空的。

蘇晚將自己的行李都放好,就坐在床位上,等着同車廂的其他乘客。

然而,直到火車開動了,也不見有乘客進來。蘇晚有些不解:難道這個車廂就她一個人?

仔細想想,應該不大可能。這站沒有人進來,下一站也一定會有。

蘇晚也不做多想,打開書包,拿出她從書店買到的初二的課本,預習下學期的內容。

火車搖搖晃搖地走走,車廂外時不時有人影走過,但是沒有人進來。

蘇晚專心地看着書,做着筆記。時間過得很快,車窗外日頭偏西,傍晚就要到來了。

看了一下午的書,蘇晚的眼睛也有些累了。吃了幾塊餅乾之後,她就盤着腿坐着,閉目養神。

走廊外傳來腳步聲,蘇晚原以為是去上廁所的人到。但沒想到,到了車廂門口時,她們卻拐腳走了進來。

蘇晚睜開眼睛看着來人,打頭的,是三位十八九歲的姑娘,皮膚白凈,扎着辮子,看着應該是學生。後面跟着的,是一個男生,但他沒進來,蘇晚也沒看到他的臉。

蘇晚對她們點了點頭,算作是打招呼了。

三個人,只有走在最後的人,給了蘇晚回應。其他兩人,只瞟了蘇晚一眼,就轉過頭去了……

倘若她沒有看錯,那兩人看轉頭時,臉上還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蘇晚心中翻着白眼。

至於嘛!

表現得跟個高傲的孔雀似的,這是少了遭受社會的毒打了。

蘇晚以為她們是不屑於與自己說話的,她也求之不得。

誰知道,到了晚上,其中一個穿着格子衫的女生,站在了她的床位前,表情驕縱,用命令的口吻說:「喂,我們換個位置。」

這個表情,這個語氣,蘇晚還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了。

她當她是誰?當這是她家?

「不換。」蘇晚斬釘截鐵地說。

格子衫女生似是沒有想到會被拒絕,睜大眼睛瞪着蘇晚:「我說要和你換個床位,我要睡下鋪。」

蘇晚:「我說不換。」

「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

「誰不講理了,這是我的位置,憑什麼要讓給你啊?你是誰啊?是病了還是殘了?想要道德綁架我,也要拿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吧。」蘇晚毫不畏懼地回頂她。

女生抬起手來,似是作勢要打蘇晚。另外兩人見狀,急忙上前攔下。

傍晚回應蘇晚的那個女生,安撫了幾句後,轉向蘇晚:

「同志,我朋友怕高,不喜歡睡上鋪,可以和你換一下位置嗎,我可以給你一包餅乾。」

「我也不喜歡上鋪,我不換。」

蘇晚再次斬釘截鐵地回。這種事,稍一猶豫,別人就會當你是好說話的,進而得寸進尺、登堂入室。

「你別不識好歹。」格子衫女生生氣地大吼出聲,滿臉通紅。蘇晚亳不懷疑,如果沒有人攔着,她就要衝上來打她了。

「怎麼了?陸瑩。」站在車廂門口的男生出聲問。

陸瑩,也是那個格子衫女生安靜下來,但對蘇晚的敵意並沒有減少,惡狠狠地瞪着蘇晚。

這一眼,蘇晚有些不合時宜地想到了余琴琴,心中對她的嫌棄更深了,更別說是將下鋪讓給她了。

剛剛沒有出聲的女生將事情經過告訴了男生。

男生無奈地嘆了口氣,說:「別人不想換就算了,有什麼可吵的。睡了吧。」

說完,他歉意地看向蘇晚:「同志,我朋友脾氣有些不好,你別介意。」

蘇晚看向他,過了好久才出聲應了一句。

一場突如其來的爭執結束,車廂里的其他三人都沒有出聲,蘇晚也靜靜地坐着,想着事情。

在睡覺之前,蘇晚才終於知道,自己看到那個男生時,為何會覺得面熟。

——他是賀延的發小,陳嶼梵。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從小學到大學,幾乎形影不離。

陳嶼梵在火車上,賀延會不會也在火車上?

這般想着,蘇晚的心怦怦地跳着。

《重生八零,我要當最帥女機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