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嫡女:攝政王爺心尖寵
重生嫡女:攝政王爺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嫡女:攝政王爺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皎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傾蕪 古代言情 寧懷瑾

【1V1雙潔,復仇+虐渣+團寵+爽文+一生一世一雙人】前世,她助渣男登帝位,除匈奴,卻被他與白蓮妹妹折磨慘死重生歸來,她誓要他們血債血償,渣男上門刷好感,直接亂棍打走,白蓮妹妹裝柔弱陷害,直接賞她花兒為什麼那樣紅想起前世願意為她付出生命的男人,面對渣男求來的賜婚,她毅然抗旨,世人都說她瘋了,拒絕那麼好的天賜良緣,只有她明白,這一世再不能辜負那個對她一心一意的人這一世選擇與他攜手,本以為是因為前世的愧疚,沒想到冷情的他卻把自己寵上了天PS:簡介無力,諸君請移駕正文展開

《重生嫡女:攝政王爺心尖寵》章節試讀:

大乾朝,德武五年,寒冬。

鵝毛般的大雪在半空中飛舞,蕭瑟冷清,北風呼嘯,陰風哀嚎,「嘎吱」一聲,積雪折斷了枯枝。

坤寧宮內,一聲聲慘叫從內傳來,懷胎十月的鳳傾蕪要臨盆了。

「啊!」

「露兒,……本宮快要不行了……你怎麼還沒回來!」

鳳傾蕪痛苦的抓着被子,肚子里傳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她長長的指甲深深的嵌進被褥里。

一個月前,哥哥被誣陷通敵,她也被罰囚禁坤寧宮,皇上念着夫妻之情沒有動她,可是如今她都要生了,皇上還是狠心沒有來看她。

如今她只能寄希望於貼身婢女露兒了。

「露兒回來沒有?」她拼儘力氣抓住床邊宮女霜兒手問

霜兒搖搖頭,邊給她擦汗邊安慰她,「娘娘你別急,露兒姐姐定是耽擱了,她肯定在來的路上了。」

這時,一道熟悉的女音傳來。

「我的好姐姐,聽說你要生了,妹妹來助你了。」一身貴氣宮裝的鳳傾雪笑吟吟的走到她榻前。

「妹妹,快,快叫御醫!」鳳傾蕪掙扎着抓住她的手,如同看到了救星。

鳳傾雪甩開她的手,冷眼打量着寢宮內的陳設,這裡,本該是她的!

鳳傾雪伏下身子,在鳳傾蕪耳邊輕語,「我的好姐姐,你那侍女頂撞本宮,所以本宮把她給你帶來了。」

言畢,侍衛拖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上前,鳳傾蕪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往日善良的連一隻螞蟻都不敢踩的妹妹。

「你,你為什麼!?」鳳傾蕪顫顫巍巍的指着她,眼裡有憤怒,亦有痛心。

鳳傾雪眼神陰毒的掃過她高高隆起的肚子。

「還愣着幹什麼,快幫皇后娘娘產子啊。」她頭也不回的對着剛處理完露兒的侍衛道。

「雲妃娘娘,求你放過我們娘娘吧。」霜兒眼帶熱淚的跪在地上乞求,鳳傾雪眼中閃過陰毒。

抽出身後侍衛的刀,直接向霜兒捅去,霎時她便沒了氣息。

「霜兒!」

鳳傾蕪親眼看着霜兒死在眼前,由於情緒激動,直接從床上跌到了地上,抱着霜兒的屍體,給她合上眼,看向鳳傾雪的眸子充滿了恨意。

「動手!」鳳傾雪冷漠的開口,侍衛上前拉住鳳傾蕪的手腳。

「鳳傾雪!你這麼對我,皇上不會放過你的!」

「賤人,就憑你也配提皇上!既然你想死個明白,待我除了你肚子里的野種就告訴你真相。」鳳傾雪冷笑,一腳踢在她肚子上,疼的她倒抽一口涼氣。

鳳傾雪拿着血淋淋的刀,對着她的肚子剜去。

「啊!!!」

隨後一聲嬰兒的啼哭響徹整個寢宮,看到野種還活着,鳳傾雪又作出一個瘋狂的舉動,她高舉孩子。

鳳傾蕪神志早已模糊,聽到孩子的哭聲,本能的要去保護他,她掙扎着抓住鳳傾雪的衣角,「你,你放開……放開他。」

「放開他?哈哈哈……」鳳傾雪魔愣的狂笑,手舉的更高,「本宮要讓你親眼看看,親生兒子死在你面前的滋味。」

「不!」

下一秒,啼哭的孩子被砸在冰冷的地面上,血順着地板流淌,鳳傾蕪心都要碎了,她摸着已經斷氣的孩子,哭的快要暈厥。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鳳傾雪勾起她的下巴,神情冷漠道:「就憑你搶走了屬於我的一切,本該屬於我的幸福人生!」

「都是一個爹,憑什麼我就要比你低一頭?憑什麼你要什麼有什麼,所有人都愛你寵你,而我就該做你的陪襯,還要被人羞辱!你口口聲聲說我是你的妹妹,卻連你身邊的丫鬟都不如!」她看着她那張臉,越看越火冒三丈。

「爹爹、哥哥他們對你和對我一樣啊!」鳳傾蕪怒斥,自己掏心掏肺的對她,她居然如此想她。

「你住嘴!」鳳傾雪想到這更來氣,順勢捏住她的下巴,長長的指甲套嵌入她的肉里,疼的她直掉眼淚。

「他們都看不起本宮,甚至偏心偏到了骨子裡。那年本宮與你雙雙落水,他們只救你,卻忘了救本宮,甚至還責怪本宮連累你落水,被罰跪祠一個月,這就是你說的對我好?」

她眼神癲狂,順着下巴轉掐住鳳傾蕪的脖子,鳳傾蕪被她掐的喘不過氣,身下的疼痛與窒息感同時折磨着她,讓她忍不住想將身子蜷縮起來。

「咳咳,你放開!」

「本宮今日就要將所有的一切都奪回來,包括你的皇后之位!」

聞言,鳳傾蕪瞪大雙眼,怒道:「你這麼做,皇上是不會放過你的!」

聽她再次提皇上,鳳傾雪笑的更大聲了,甩開她的脖子,欣賞着自己剛做的丹蔻,「呵呵,你不會以為皇上是真的愛你吧?」

什麼意思?鳳傾蕪臉色迅速慘白。

「我的好姐姐,若不是皇上的授意,我敢這麼明目張胆嗎?」鳳傾雪表情扭曲,看向她時滿臉的不屑。

不可能!鳳傾蕪不相信,那個口口聲聲說愛自己,一輩子只會對她好的男人會讓人這般待自己。

鳳傾雪知道她會這麼想,便開口讓她徹底死心,「皇上早在你們成親前就和我在一起了,他說,這輩子只會有我一個皇后,娶你不過是為了登上皇帝的寶座,從始至終都只是在利用你呢!」

「他還說,每次和你親近就會感到無比的噁心呢。看到你臉上那道顯眼的疤,他就更噁心了。說只有我才能讓他安心信任,下輩子都還要娶我,哈哈哈!」

「不!不會的!皇上不會這麼對我,我要見他!」鳳傾蕪咆哮,她臉上的疤是當初為救他被刺客劃傷的,他當時說一輩子都不會嫌棄,就算有疤,她也是世間最美的女子,她不信寧懷御如此絕情。

「你這般瞪着本宮,真讓本宮害怕呢。」

鳳傾雪勾起惡毒的微笑,拿着刀向她眼睛刺去,鳳傾蕪試圖反抗,卻被侍衛死死的按住。

「啊!」鳳傾蕪眼睛被活生生挖了出來,兩行血淚從窟窿里流下來,「鳳傾雪,你不得好死!」

她嘴裏咒罵著,鳳傾雪便越發得意,看到她肚子里的野種沒了,越發滿意的笑了。

湊到她耳邊,低聲道:「你知道嗎,那夜與你顛鸞倒鳳的人不是皇上,是天下最骯髒,最噁心的乞丐。

皇上說,要讓你帶着最骯髒的身子死去。我們大乾最高貴的皇后,被一個乞丐壓在身下承歡,哈哈哈……要是天下的人知道曾經高傲又自負的鳳家嫡女變成這幅模樣,你說他們會不會很失望?」

鳳傾蕪得知真相,如遭雷劈,全身上下的痛讓她此時已經完全麻木,恨不得上前咬死鳳傾雪,同時對寧懷御也充滿了滔天恨意。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不甘心!

「鳳傾雪,寧懷御,你們這對狗男女不得好死!」

見她還嘴硬,鳳傾雪對着她臉上划去,伴隨着鳳傾雪癲狂的大笑,慘叫聲響徹整個坤寧宮

「看你死到臨頭,本宮再告訴你個秘密吧,其實當初把你從湖裡救出來的人,是瑾王。」她的話如同晴天霹靂,震的鳳傾蕪許久回不過神。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不信嗎?信不信隨你去了,反正瑾王也馬上要死了。」她雲淡風輕的道。

死?寧懷瑾,他……

「他真以為皇上把你送去和親了呢,竟想私自帶兵去救你,殊不知這是皇上為剷除他故意設的計謀。你不知道吧,匈奴早就答應和皇上聯手了,只要他一出城裡,哈哈哈……」她捂嘴大笑,笑聲如同一把尖銳的刀子生生剜在鳳傾蕪心上。

「對了,對方還有一個要求呢,差點忘了。」鳳傾雪伸出手在她脖頸處一扯,一塊刻有「蕪」的玉佩被她捏在手裡。

「還給我!」

鳳傾蕪伸出滿手是血的手去搶,手只挨到玉佩邊緣就被鳳傾雪一腳踢翻。

她絕望的哭泣起來,血淚滴落在地上。

寧懷瑾,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無王命,私自帶兵出城可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