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朱茯苓程越
朱茯苓程越 連載中

朱茯苓程越

來源:外網 作者:穿越肥妻闖八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穿越肥妻闖八零 都市言情

朱茯苓穿越了!變成八零年代已婚婦女,又肥又窮還給老公戴綠帽!她果斷減肥,做生意掙大錢,順道虐虐渣,鬥鬥極品,日子過得紅火又精彩!本來對她不理不睬的老公不樂意了,看到她拿出來的離婚書,氣得把她逮回屋裡壓倒,「嫁給我,這輩子就是我的人了。」朱茯苓:「誰是你的人?想得美!」某男人眉梢微挑,將她禁錮在懷裡,「老婆,今生今世,你休想逃。」朱茯苓:「……」說好的高冷酷哥呢,怎麼變成了黏人忠犬?展開

《朱茯苓程越》章節試讀:

朱茯苓開窗通風,把臭味餿味都散出去,然後找了個廢舊不用的肥料袋子,把殘羹冷炙和垃圾都倒掉,再把要洗刷的東西都擺放好,並徹頭徹尾清掃一遍。
油污和黑垢是掃不掉的,洗潔精太貴用不起,而且家裡壓根沒那東西。
好在有洗衣粉。
朱茯苓從廚房角落裡翻出來絲瓜絡,沾上洗衣粉,把所有頑固油污都刷了,再用乾淨的抹布擦過去,直到桶里用來洗抹布的水不再變得黑乎乎,勉強清澈見底了,她才把抹布給放下。
這個家裡里外外終於乾淨,像個能住人的地方了。
而她也腰酸背痛,直接累癱在舊木沙發上,胖胖的身體也出了一身汗,衣服汗噠噠地黏在身上,整個人彷彿剛從水裡撈出來,還是汗餿的那種臭水。
朱茯苓是愛乾淨的,忍受不了自己是邋遢的狀態,於是拖着疲憊泛酸的身體打開衣櫃。
原主審美還不在線,選的衣服不是大紅就是大綠,為了讓自己看起來苗條,買的衣服還特別緊身,以朱茯苓的經驗看,這些衣服,穿上身喘不上氣不說,還會勒得身上一層層肉,看起來會滑稽又可笑。
朱茯苓幾乎翻遍了衣櫃,才找出一套米色小碎花的寬鬆衣服,帶進了衛生間洗澡。
燒熱水來不及了,她直接洗了冷水。
水澆在身上,冷得她一個哆嗦,好在現在是大夏天,勉強能忍。
肥碩的身體,很不便利。
朱茯苓決心減肥。
前世,她身材高挑修長,體重維持在95斤左右,如今要恢復回到前世的狀態,至少要甩掉70斤肉吧?
任重而道遠啊。
胡思亂想間,朱茯苓就洗好澡了,穿上寬鬆的衣服,整個人彷彿煥然一新,全身都輕鬆了。
「咕嚕……」
肚子不合時宜地響了。
朱茯苓捂着肚子上的一圈圈肉犯愁。
胖成這樣了,要不要吃?
正想着,門口突然被推開,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陽光中。
原主的老公程越,回來了。
他一頭利落的板寸頭下,眉目英挺,五官深邃,擱後世不輸給任何娛樂圈的大明星,身上是白襯衫加黑長褲,襯得身姿寬肩窄腰的,落在服裝設計師出身的朱茯苓眼裡,簡直是最完美的衣架子。
就這麼個極品男人,怎麼就被原主給禍害了,原主還身在福中不知福,一次次給他戴綠帽呢?
朱茯苓前世活了30年,一直在為事業打拚,根本沒心思想什麼戀愛結婚。
面對突然從原主那兒繼承來的老公,朱茯苓一時轉換不了從單身女青年變成已婚婦女的事實,就這麼愣愣的和他對視。
四目相對。
氣氛尷尬。
程越一雙手緊緊攥成拳頭,手背青筋暴起,似乎在極力的壓制着某種即將爆發的情緒。
鋒利的眼神,恨不得把朱茯苓刀成肉片。
很明顯,原主留下的爛攤子,這位老公要算賬了。
「咕嚕……」
朱茯苓的肚子不合時宜的響起,打破了空氣中的死寂。
「我先去煮個面。」朱茯苓實在不想面對這尷尬的場景,扭頭就進了廚房。
程越鋒利的視線隨着她轉移,這才注意到屋子大變樣了。
本來臟臟餿臭的豬籠,現在乾淨又敞亮,不止地板被拖得乾乾淨淨,垃圾一掃而空,屋子裡的東西也被重新擺放過,變得整整齊齊的,連空氣中一直瀰漫的那股臭味也聞不到了,只有從開着的窗戶中飄進來的淡淡青草香。
這女人向來懶惰邋遢,怎麼會突然收拾起屋子來?
果然是幹了對不起他的事,所以心虛了?
還是說,她又盤算着要錢?
想到她不顧他這個丈夫的尊嚴,又糾纏陳科長,還跑到別人的婚禮上大鬧,他臉色頓時難看到極點。
不管她又在打什麼算盤,他都不會再讓她如願!
朱茯苓哪知道他腦海中的驚濤駭浪,她正在盤算要做什麼吃的。
剛才收拾過廚房,發現做菜調料不少,但是食材幾乎沒有,只有一紮乾麵條還有幾個番茄。
乾脆做個意大利麵吧,這是最簡單,也算是她拿手的一道菜了。
說干就干。
朱茯苓擼起袖子開火,先把水燒開放乾麵條煮熟,然後撈出來瀝干水分先放着,在煮麵的時候同時把番茄洗乾淨切成小碎丁,用來煮最重要的醬料。
先放一些橄欖油,倒番茄丁進去煸炒,一直炒到番茄有點碎爛並飄出香味了,再把鹽、雞精、胡椒粉和一點點糖放進去,一份香噴噴的醬料新鮮出爐。
最後,把面裝盤,再淋上做好的醬料,一份簡單卻飄香四溢的意大利麵就做好了。
聞着香味,朱茯苓肚子更餓了,嘴裏卻發苦。
她是要減肥的人,這麼大一碗頂多吃幾口,剩下的只能幹瞪眼。
因為剩下的,是給客廳那位的。
不是要討好他,而是她想清楚要怎麼處理跟他的關係了,多做他這份面,是想跟他坐下來,好好把話說明白。
很顯然,對方也有話要對她說。
朱茯苓端着面回到客廳,氣氛依然凝固。
男人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場,一雙冷酷的鷹眸死死盯着她。
朱茯苓前世好歹是個老闆,面對他冷酷的氣場,她面不改色地坐下,拿過來一個搪瓷碗,先盛了一碗,放到他面前,然後心平氣和道:「你也餓了吧?先吃點東西。」
程越不止手背上冒青筋,太陽穴也突突直跳,看朱茯苓的眼神震驚又憤怒。
干出那麼丟人現眼的事,她竟然還能心安理得吃面?
「朱茯苓,你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他一字一頓,幾乎咬牙切齒。
朱茯苓給自己也盛了小半碗,正要吃,見他單刀直入,她乾脆放下筷子,也不拐彎抹角了。
穿越過來幾個小時,她想的很明白,雖然原主造孽太多害死了自己,但她不是原主,對那些事並沒有太大的感觸。
她是理性的人,想到是要向前看,把以後的日子過好,以前原主的事,能翻篇就翻篇。
至於程越,原主挾恩圖報讓他娶她,又做了這麼多對不起他的事,早該放他自由了,而她是21世紀的朱茯苓,對他沒有什麼感情。
反正程越也討厭她,與其相互折磨,不如放過彼此,各自海闊天空。
這麼一想,朱茯苓思路就通透了,她看向面色陰沉的男人,很認真道:「程越,我想過了,我們之間的婚姻名存實亡,我知道你也不喜歡我,既然如此,我也不拖累你了。」
程越面色一變,雙眼怒到有些赤紅,「你什麼意思?」
話說到這份上,朱茯苓索性把話都說開,「我們離婚吧。」

《朱茯苓程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