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計
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計 連載中

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計

來源:google 作者:招財進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國安 林辛言 現代言情

一次交易,她懷上陌生人的的孩子,她懷着孕,嫁給了和她定有娃娃親的男人本以為這時一場各懷心思的交易,卻在這段婚姻里,糾纏出不該有的深情十月懷胎臨產之時,他地上一紙離婚協議書,她才幡然醒悟後來他說,老婆回來,我愛的一直都是你展開

《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計》章節試讀:

換好衣服,林辛言從試衣間出來,又往左邊試衣間看,門已經關死了。
「很符合你的氣質。」
服務員很有眼色,基本看人,就可以挑出適合那人的衣服,林辛言穿上淺藍色的長裙,把皮膚襯托的更加白皙,腰間的系帶,勾勒出纖細的腰身,有些過於瘦,但是臉頰已經出落的很精緻。
林國安看着合適,便去付錢,這一看才發現,一件裙子三萬多,但是想到她是要見宗家的人,便咬牙付了錢,聲音冰冷,「走吧。」
林辛言早就體會到了他的無情,此刻的冰冷依舊讓她的心口悶悶的發疼。
她低着頭跟在他身後上車。
很快車子停在林家的別墅大門前。
司機給林國安拉開車門,他彎身下來,林辛言隨後。
站在別墅門口,她恍惚了幾秒,她和媽媽因為弟弟的病,過的生不如死的時候,她的爸爸和那個小三兒,正幸福的住在這氣派的別墅內享受。
她的雙手不由的握緊。
「你杵在哪裡幹什麼?」
林國安沒感覺到有人跟着自己,回頭看了一眼,就看見她站在門口發愣。
林辛言趕緊跟上腳步,聽家裡的傭人說宗家的人還沒到,林國安便讓她在客廳里等着。
客廳的靠落地窗的位置放着一架鋼琴,塞德爾,德國產的,很貴,她五歲生日時,媽媽為她買的。
她很小就喜歡,四歲半就開始學習鋼琴,後來被送走以後,她就再也沒碰過。
不由的將手伸了上去,熟悉又興奮。
她食指搭在琴鍵上,輕輕用力,當的一聲,悠揚清脆的聲音傳出,因為很久沒彈過了,她的手指僵硬了許多。
「我的東西,誰准你動的?
!」
一道清亮的聲音帶着怒意,在她身後響起。
她的東西?
林辛言轉過身,看見林雨涵正站在她身後,氣勢洶洶,記得她比自己小一歲,今年十七了,繼承了沈秀情的優點,長得不錯。
只是此刻齜牙瞪眼的樣子,有幾分猙獰。
「你的?」
她們破壞了媽媽的婚姻,用着那些錢,現在就連媽媽送自己的禮物,也變成了她的了?
她慢慢攥緊拳頭,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要衝動,不要激動,因為現在她還沒能力奪回屬於她的東西。
她必忍!
她不是八年前那個被爸爸送走,只會哭的小女孩,現在她長大了!
「你——是林辛言?
!」
林雨涵反應過來,今天是宗家來人的日子,爸爸把那對母子接回了國。
林雨涵還記得,林國安送林辛言她們出國時,林辛言跪在地上抱着林國安的腿,求他,不要把她送走的那副可憐樣。
「爸爸把你接回來,是不是特別高興?」
林雨涵雙手環胸,鄙夷的看着她,「你也別得意,把你弄回來,不過是要把你嫁進宗家,據說那個男人——」
說著林雨涵掩唇譏笑起來。
想起林辛言要嫁的是個不能人道,且不能行走的人,忍不住幸災樂禍。
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啊,嫁那樣的一個男人,這一輩子不都毀了?
林辛言皺了皺眉。
就在這時,傭人走了過來,「宗家的人來了。」
林國安親自迎接進門。
林辛言轉身,便看見那個一個坐着輪椅,被人推進來的男人,他五官深邃,相貌堂堂,即使坐在輪椅上,也讓人不敢小覷。
這張臉,不是她看到在試衣間里,和女人調-情的男人嗎?
他,竟然是宗家大少爺?

可是在試衣間,她分明看見他是可以站起來的,還摟着那個女人,腿絲毫看不出毛病。
怎麼回事?
她還沒想明白,這個男人為何裝瘸時,林國安喊了她一聲,「辛言趕緊過來,這位就是宗家大少爺。」
林國安聳着雙肩一副恭維的樣子,弓着腰諂笑,「宗少,這位就是言言。」
林國安心裏惋惜,堂堂宗家大少爺,儀錶堂堂卻成了殘廢。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了林辛言的身上,看着年紀不大,過於清瘦,倒有幾分營養不良的模樣,他的眉頭緊皺。
這是母親為他定下的婚事,加上母親又去世了,作為兒子,他不能違背約定,所以才會在出國意外被毒蛇咬了以後,放出消息,說那毒沒解除,殘廢了,還不能人道,就是想讓林家反悔。
不成想,林家並不未反悔。
宗景灝沉默不語,臉色愈顯陰沉,林國安以為他不滿意,連忙解釋道,「她現在還小,才剛滿十八,養養長開了,必定是個美人。」
宗景灝心裏冷笑,美人沒看出來,倒是感覺到了不尋常,不顧他是個『瘸子』也要把女兒嫁給他。
他眉目清冷,唇角挑起的弧度顯得意味深長,「我出國辦事,不小心傷了,這腿怕是不能下地行走,而且無法履行丈夫的職責——」
「我不介意。」
林辛言立刻回答。
林國安答應她了,只要嫁進宗家就會歸還媽媽的嫁妝,就算頭天進門,第二天離婚,現在她也會要答應。
這會兒的時間消化,林辛言想明白了這裏面所有的事情,明明他是可以站起來的,而來了林家卻坐上了輪椅,應該是因為那個女人,並不想履行約定,想讓林家先反悔這門婚事。
只是他沒想到,林國安願意犧牲她這個不受寵的女兒,來完約定。
宗景灝眯眼凝視她。
林辛言被他看的脊背發寒,內心苦澀,她何嘗願意嫁進宗家呢?
不答應,她怎麼能回國,怎麼能奪回失去的東西?
她扯着唇角,露出一抹笑,其中的苦與澀,只有她自己知曉,「我們是從小就定了娃娃親的,你成什麼樣,我都應該嫁給你。」
宗景灝的目光又沉了兩分,這個女人的嘴巴倒是很會說。
林國安也沒聽出什麼不對勁,試探性的問,「這婚期——」
宗景灝的表情瞬息萬變,最後歸為平靜,「當然按照約定,這是兩家老早就定好的,怎麼能毀約。」
林辛言垂下眼眸,斂下思緒,不敢去看他,很明顯他也不滿這門婚事。
現在答應,不過是礙於是約定。
「這樣也好。」
林國安心中歡喜,用一個並不出眾的女兒,和宗家結為親家,自然是好事。
雖說林家也有錢,但是和宗家一比,那簡直是大巫見小巫,不,確切的說和宗家比,是鯊魚和蝦米。
根本不能在一起相提並論!
林國安彎着腰,低聲道,「我已經讓人準備了晚飯,留在這裡吃過飯再走。」
宗景灝皺眉,他這種趨炎附勢,前倨後恭的醜態令人反感。
「不用了,我還有事。」
宗景灝拒絕,關勁推着他往外走,路過林辛言身邊時,宗景灝抬了一下手,示意關勁停下,他抬起眼眸,「林小姐可有空?」

《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