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連載中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來源:外網 作者:凌依然易瑾離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凌依然易瑾離

展開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章節試讀:

第3章

「餓了嗎?我弄點吃的給你好了。」她道,今天她掃馬路的時候,沒瞧見他吃過東西。

凌依然拿了麵條,雞蛋,用電磁爐給對方簡單的燒了一碗面。

「喏,吃吧,不過別吃太快,會燙口。」她道。

他低下頭,安靜的吃着面。凌依然靜靜地看着對方,不知怎麼的,往日每每回到出租房裡的那種孤寂感,好似並不在了,是因為這裡多了一個人嗎?

等男人吃好後,凌依然收拾了一下。「我晚上要開着燈睡,你別介意啊。」她道,自從出獄後,她就有了開燈睡覺的習慣。

男人應了一聲。

凌依然躺在床上,而男人躺在她在地上鋪好的墊子上。

她閉上眼睛,努力地讓自己入睡,不知何時,她很害怕睡着。

因為一旦睡着,總是會夢見監獄裏的情景,毆打、辱罵,折磨……還有她被生生拔掉10個指甲,手指的每一寸骨頭都被折斷着的疼痛……

甚至很多時候,她都以為她會死在監獄中。

可是奇異的,她卻一覺睡到了天亮,沒有像往常那樣做噩夢。

凌依然有些怔怔地看着躺在床邊地上的那一抹身影。

是因為他的關係嗎?因為這個房間中,不是只有她一個人了,而是還有着另一個人……在陪着她?

她忍不住的走下床,蹲下了身子,幾乎是情不自禁地把手貼在了他的臉頰,感受着手心中傳來的溫度。

他是真的人,不是她的想像,昨天晚上,她是真的把一個人領進了自己的出租房。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他不知何時醒過來了,那雙漂亮的眸子,正定定地看着她。

「對不起。」她的臉驀地一紅,「我……我只是……那個……如果你沒有地方可去的話,那麼也可以住在我這裡。」

她一時情急地道,不過在話說出口後,反而是有一種鬆口氣的感覺。

他那黑曜石一般的瞳孔中,印着她漲紅的臉,眸中似閃過了一絲微詫。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麼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她咬了一下唇瓣道。

他的薄唇終於緩緩輕啟,「你是想要我嗎?」聲音似凜冬清泉。

這話,如果是其他男人說出來的話,估計就像是調情似的。

可是從他口中說出來,就像只是在問一個「要」或者「不要」的問題,沒有絲毫的曖昧,甚至他的眸中,都是一片平靜的。

凌依然抿了抿唇,「嗯,我想要。」這是她的回答。

他盯着她,然後薄唇緩緩地漾起了一抹淺笑,「那好。」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笑容,雖然很淺,很淡,但是……卻極美。

————

凌依然去上班了,留給了男人20元錢,讓他自己買吃的東西。

男人離開出租房的時候,外頭已有人候着了,在看到男人出來後,恭敬地道,「易爺。」

「走吧。」易瑾離淡淡地道。

一輛黑色的賓士車停在前面,易瑾離上了車,看着手中的20元錢,說起來,有多少年,沒有人這樣塞給他錢過了,而且,還是20元。

「易爺,昨晚和你在一起的女人,是環衛所的一名合同工人,一個月前在這裡租了目前的住所,而她兩個月前,剛從牢里放出來。」

身為易瑾離多年的私人秘書高琮明,一上車就開始把所查到的資料進行彙報。

「牢里?」

「是,她叫凌依然,正是三年前酒駕撞死了郝梅語小姐的人,蕭家蕭子期的前女友。她當年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並且吊銷了律師執照。」高琮明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地觀察着自家上司的表情。

「凌依然……」易瑾離的口中,輕喃着念着這個名字,薄唇揚起了一抹玩味般的淺笑,「倒是有趣了。」

當初和郝家聯姻,不過是因為郝梅語一心要嫁他,又是一個不錯的聯姻對象,如果說他這輩子註定要娶個女人的話,那麼郝梅語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只是沒想到,郝梅語竟然出車禍死了。

這個凌依然,若是知道郝梅語和他這層關係,又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說起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女人牽着他的手,把他帶進了她的住所,用着微微發顫卻又肯定地聲音說著,她想要他。

「琮明,你說什麼樣的女人,要得起我呢?」易瑾離天外飛來了一句。

「啊?」高琮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應該是看易爺您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吧。」

易瑾離淡淡一曬,「回頭把凌依然的資料放我桌上。」

「是。」高琮明道,易爺這是對凌依然……有興趣了?

————

下班的時候,凌依然接到了父親的電話,讓她回家一趟,說是既然她出獄了,那麼就在家裡頭,給她去世的母親上柱香。

凌依然倒是有些怔忡,自從她入獄後,家裡就急切地要和她脫離關係,三年來,從未來獄中探望過她。就好像她和那個家,已經再無半點關係了。

她的親生母親去世得早,在她3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三個月後,父親娶了繼母,繼母又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凌落音。

在很小的時候,凌依然就知道,父親和繼母的心是偏的,所以她努力的讓自己懂事,讓自己回回考試考個好名次。

從小到大,她的讀書從未讓人操心過,而父親漸漸的,也很樂意在別人面前炫耀有一個讀書好的女兒。

當她和蕭子期成為男女朋友的時候,興許是她在家裡最風光的時候,父親把她視作光榮,繼母對她噓寒問暖,就連異父妹妹都對她各種追捧討好。

她明白,這些是因為蕭子期的關係,蕭氏集團的少東家。只是,那時候的她,總還期望着可以得到一份真正的親情。

但是一場車禍,卻讓她明白,一切不過是她痴心妄想了。

此刻,在凌家,凌依然聽着繼母方翠娥說著凌落音好不容易進了演藝圈,但是想要混個好點的角色,需要各種打點。

「依然,你也知道咱們家沒什麼錢,可你妹妹現在又需要錢,要不……你先借點錢給家裡,等以後你妹妹當上大明星了,賺了大錢再還你。」方翠娥苦口婆心地道。

「我沒錢。」凌依然只說了這三個字。

方翠娥的表情一僵,隨即又微微地笑了笑道,「你沒錢,但是蕭子期有錢啊,你當初和他交往,結果你一出事,他就分手了,他難道就不該好好補償你嗎?」

「蕭姨你和父親還有落音,不也是我一出事,就躲得遠遠的嗎?」凌依然道。

凌父凌國志沒好氣地道,「怎麼,你現在是來翻舊賬了嗎?當初要不是你撞死了人,你妹妹早就已經當了女主角,現在已經成大明星了!」

凌依然唇角嘲諷一笑,當初凌落音能被選上女主角,是因為那電視劇是蕭氏集團投資的,蕭子期指明讓凌落音來當女主角。

後來她和蕭子期分手了,凌落音的女主角自然也就沒了。

「姐姐,你是不是還在怨當初你坐牢的時候,我們沒有為你做點什麼?」凌落音幽幽開口道。

「可是當初你得罪的是郝家還有易瑾離啊!當初蕭家都怕得讓你和蕭子期分了手,我們家又能做點什麼呢?如果那時候,我們真的站在你身邊,幫你打官司,那麼就不止是你了,等於全家都得罪了郝家還有易瑾離,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家,怎麼承受得起他們的怒火和報復呢?」

「說得有些道理。」凌依然突然輕輕一笑,視線直視着凌落音,「可是既然你們不能和我共患難,又憑什麼要我為你們的富貴付出分毫呢?」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章節目錄: